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1 章 猪油渣炖萝卜

第 1 章 猪油渣炖萝卜

冬日干冷的晨风越发衬出猪油的香。指肚大小的雪白膏体在锅底化开,撒一把翠绿的小葱碎,“嗤啦”一声响,厚重的葱油味便腾空而起。

院中菜畦里新拔的白萝卜,屁股上还沾着泥巴哩!洗净了切成厚片,混到葱油里打个滚儿,水汽越发浓了。

北方冬天新鲜菜蔬稀缺,农户自家院子里种的白菜萝卜便是主力,又能长,倒比粮食还贱些。

白萝卜生吃烧心,但若混一点猪油渣烧透,就摇身一变,化作奇特的美味。

秦放鹤盖上锅盖焖煮,转头去看另一个陶盆里的面团。

天气寒冷,没有酵母……他好气又好笑地拍了拍那团几乎纹丝未动的面团,“得啦,还是擀面吃吧。”

他本不是这里的人。

现代社会的公务员秦放鹤过劳死,再睁眼时,就成了大禄朝的孤儿秦放鹤,年九岁。

重生的感受么,别的不好说,不方便的地方是真不方便,就比如说,没有酵母!

山里娃出身的秦放鹤做惯了家务和农活,蒸馒头、糊饼子自然不在话下,奈何他不会做面引子哇!

所幸擀面条他也喜欢。

冬日天短,这会儿太阳还没出来呢,漫天都是泼墨般的深青灰色,灶底橙红的火苗映在他脸上,透出几分暖意。

大锅里的猪油渣炖萝卜开始沸腾,氤氲的烟气从高高的烟囱里一点点吐出去,咕嘟,咕嘟,整栋房子都像活过来似的。

秦放鹤把灶火弄小了点,然后就开始擀面。

童年在老家时,冬天他最爱干的活儿就是烧火,因为土灶不能关门,冷风肆虐,烧火就很暖和。

这年月的面粉自然不比后世精细,颜色也算不得雪白,可喜没有添加剂,小麦香味很明显。

是一种非常原始的,源自大地的香气,闻着就莫名安心,很踏实。

面团变成面皮,面皮又变成面条,再撒一点面粉抖一抖,只待萝卜出锅。

鲜萝卜很容易熟,就这么会儿,圆圆的萝卜片就微微透明,变得软烂,可以出锅了。

汤汁也颇浓郁,微微挂壁,几粒金灿灿的猪油渣随水泡上下翻滚,咕嘟嘟咕嘟嘟,耀武扬威。

锅底的汤汁不必舀干净,直接添水煮面最入味,又不浪费每一滴油脂。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