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5 章 炭火煨芋头

第 5 章 炭火煨芋头

白家书肆。

孙先生低头看看手中书稿,再抬头看看眼前的少年,神色扭曲。

还真就是穷得坦坦荡荡啊!

就没见过用草纸交稿的!

他,他们甚至连笔墨都没舍得使,直接用削尖了的炭条在上面书写,才刚自己不小心按到字,手指肚都黑了!

难为力道拿捏得当,竟没划破草纸。

当事人秦放鹤的表现堪称从容,左脸写着“穷”,右脸写着“困”。如果可以,他甚至不介意直接在脑门上拉个横幅,上书“没钱”二字。

秦山也觉得没毛病。

实际上,他正沉醉在话本内容中无法自拔,放空的两眼中透出清澈的愚蠢。

鹤哥儿真能干啊,狗日的,写出来的话本好看死了,比他早年听说书人讲的更有趣!

半大少年暂时对狗血爱情故事没啥感觉,行走江湖对他的吸引力大得多了。

听秦放鹤念完《降妖江湖》的当天他就下定决心,长大后就要当个侠客,降妖伏魔!

可万一我也是妖怪咋办?唉!愁人!

如此剧烈的冲突,足足扰得十二岁少年接连两宿睡不着觉。他第一次对莫须有的未来隐患担忧,半夜翻来覆去在炕上烙饼,甚至一度跑到院子里嘿嘿哈哈,烦得秀兰婶子半夜抄起烧火棍往他腚上抽。

“娘,你说实话,我是不是你捡的,其实是妖怪生的?”他一边捂着屁股跑,一边发问,语气中明晃晃透着期待。

秀兰婶子:“……”

她冷笑一声,撸起袖子打得更猛,“是,当初老娘就不该把你从粪坑里捡回来!”

“然后呢?然后呢?”

挨了打的秦山并不介意自己被撵出家门,他迫切地想要知道以后的事,可秦放鹤说自己也没想好。

秦山有点失望,但更多的还是期待。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多了几分色彩,原本熟悉而乏味的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的刺激,好像一睁眼,前方就有某种色彩斑斓的物件远远冲自己招手,引得他不断往前跑,往前跑。

而现在,这种期待和未知的刺激,成功转嫁到孙先生身上。

炭条写的字有点小,他不得不坐在门口,迎着光,眯着眼睛,努力分辨内容。

开头,哼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