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23 章 县试余波

第 23 章 县试余波

“什么东西,简直一塌糊涂!”

“指东说西,不知所以然……”

“辞藻么,倒颇华丽,然浑似没说……”

头场已毕,考生们暂时挣得一线喘息之机,而阅卷官的磨难才刚开始。

似县试头场这等读书人交了钱就能来的考试,难免鱼龙混杂,水平参差不齐,周县令只看了几份卷子便觉头昏眼花,多有啼笑皆非时。

今年报名的共计三百零二人,除去一人迟到,一人舞弊,另有四人被牵连,进场答卷者总共两百九十六人。

收卷后,先糊住姓名,将卷面污损、字迹模糊的除去,看都不必看,共有符合标准的试卷两百九十一份。

筛选过后,才有专人将试卷重新抄录,单看内容。

前两道四书的题目也就罢了,总有个标杆,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一日也就过完了。

只最后一题乃是颂家国的诗,倒要好好读一读,故而最费工夫。

颂,就是讲好话,但似周县令这等混迹官场的,什么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没见过?要求格外高些,凡见到粗浅直白的便心生腻烦,立即刷下去。

倒也有猜中主考官心思,不讲颂扬,但说治国之策的,周县令心下略略宽慰了些。

好算一个县里不都是蠢材。

有那等妄图剑走偏锋,借着写诗的名头大谈治国的,更是把周县令当场气笑了。

有些人略看了两本史书,见那历代皆有进谏书后一战成名的,便做起春秋大梦来,觉得他上他也行。

殊不知那些先贤腹内藏书何止千万?当真丘壑纵横!人家进谏上书,说的是治国良策,何曾如他们这般,只管横挑鼻子竖挑眼。

在周县令看来,这些人就好比指着鼻子骂到自己脸上,说他哪里哪里都不行。

尚未得势便轻狂至此,来日岂非要骑到本官头上作威作福?

这谁能忍!

天黑了,下头伺候的人掌了灯,又煮了热茶进来,“大人,吃口茶,歇歇再看。”

周县令头也不抬,抓过茶盏吃了两口,“歇不得,明日还要核对卷面,另有排名要做,哪里好多耽搁?”

说着,手下已飞快地揭开下一份卷子看起来。

唔,前头四书两道题答得都很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