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29 章 做戏

第 29 章 做戏

离开府城之前,众新晋秀才公们还会应邀参加知府方云笙方大人举办的庆功宴。

因尘埃落定,长期以来压在众人心头的大石搬开,所有人都有种飘飘欲仙之感,也敢说敢笑了,一时间呼朋引伴好不热闹。

奈何章县交际达人徐兴祖意外遭遇无妄之灾,连个廪生都没捞着,情绪低落,自然没心情攒局。

而曾经的前呼后拥的王者郭腾,早在县试时就被秦放鹤打击过,此番又承受人生不可承受之痛,空前二连击使他越发消沉,整日自闭。

秦放鹤横空出世,与众人关系平平,缺了那两位的衔接,整个章县新晋秀才团体都显得低调起来。

孔姿清有事不能久留,红榜公布后第三天就返回章县,六月十五一大早,秦放鹤跟齐振业装扮一新,直奔目的地。

但到了门口却被告知,每县的案首要单独走,跟其他的秀才不一条路。

秦放鹤当时就觉得不对劲。

宴会时座次不同尚在情理之中,却没听说哪一届从进门就开始劈叉的。

他看着门子手中的请贴,目光闪了闪,没出声。

那请帖,根本就还没打开。

齐振业没往深处想。

难不成还能有拐子在府衙公然拐带人口?

他大咧咧拍拍秦放鹤的肩膀,“既如此,我先行一步。”

到了外头,他也努力说官话,不再张口闭口“饿啊饿的”。

随侍从往里走的路上,秦放鹤对即将面对的事情已有了猜测,倒也平静。

院子甚大,那侍从似乎还故意带着多拐了几个弯,亭台楼阁、嶙峋怪石,应有尽有,越发显出庭院深深。

人,尤其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在面对陌生的奢华时总会本能地自卑、畏惧、怯懦,稍后再有人洗脑,便会事半功倍。

就在秦放鹤数到第十三个转弯时,那侍从终于停在一间僻静的小花厅前,“小秦相公,到了。”

“有劳,”秦放鹤点点头,待那侍从才要转身离去时,却忽然叫住他,“你我素未谋面,怎知我姓秦?又知我是案首?”

来赴宴者自有请帖,但所有请帖的外表完全一致,方才他们来时,对方还没打开便说出什么“案首与其他秀才不一路”的话,分明早有安排。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