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30 章 做客(一)

第 30 章 做客(一)

六月二十,白云村。

昨儿才下了点雨,地上水渍未干,天儿就不那么热了。好些村民吃过晌午饭,便都去村口大柳树下乘凉,讲些家长里短。

说起近来的大事,自然非十一郎高中莫属,自打那日捷报传来,大家伙儿脸上的笑意就没散过,日日说都说不腻。

老村长兼族长亲自带人开了祠堂,将那捷报正正经经供奉了,又破例放鞭,当场激动得老泪纵横。

想着秦放鹤一时回不来,老村长还打发人去城外他父母坟上洒扫了一回,烧了纸钱告知。

一干女眷都在树荫下做针线活,叽叽喳喳赛过树上鸣蝉,好不热闹。

“十一郎那孩子,打小就聪明,一举一动很是不凡!”秀兰婶子说着,将针尖往头皮上蹭了蹭,继续眉飞色舞道,“我老早就看出来了!”

龙生龙凤生凤,他爹就会读书,当儿子的自然更会读书,这都是天注定的!

因秀兰两个儿子都跟着秦放鹤去过府城,如今在白云村俨然是不一般的人家,众人都十分热切。

分明是絮叨了许多遍的老话,可大家仍像听了什么大新闻似的,俱都惊叹起来。

人在成名之后,往往会被周围的人赋予某种奇幻色彩,许多莫名其妙的传奇也由此而来。

就好比现在,村民们甚至觉得秦放鹤每次右脚先迈门槛都另有深意。

有人扭头向旁边纳鞋的杏花说:“他婶子,如今松哥儿跟着十一郎读书,你也算熬出来了。”

杏花话不多,心里却明白,“亏得他不嫌弃,我跟松哥儿如何敢想旁的?日后能像大海那样出息,有个正经活计就烧高香了。”

一句话,既奉承了秦放鹤,又奉承了秀兰,分外妥帖。

秀兰婶子却也不是那等轻狂人,闻言便笑:“大海哪算甚么,依我说,你家松哥儿才是正经读书的苗子,字儿写得那样好,人也踏实。只管好生跟鹤哥儿学,保不齐哪天啊,你也就成了秀才娘喽!”

自己生的自己清楚,不管老大还是老二,都未必有那个心沉得下来。日后鹤哥儿不嫌弃,能叫他们跟着混碗饭吃,她这个当娘的也就知足了。

杏花闻言只抿嘴儿一笑,谦虚两句,也不敢想日后,又低头专心纳起鞋来。

十一郎说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