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73 章 婚事

第 73 章 婚事

当初得知秦放鹤被汪扶风收为弟子后,傅芝确实有些后悔。

他不后悔曾打压秦放鹤,政斗么,本就会有余波,既然有余波,少不得把下头的人扯进来,不是姓秦的小子,也会有别人。

就好像你正常走路,不也会踩死几只蚂蚁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小子的运气这样好,后悔没有再及时补一刀。

又有些气,气方云笙不争气。

原本傅芝以为,方云笙如此护着秦放鹤,必然动了收徒的念头,而方云笙一脉也不过尔尔,只要那小子入了方云笙门下,日后也翻不起什么滔天巨浪。

但万万没想到,方云笙近水楼台还被人先得月!

消息传回来时,傅芝只觉得既解气又憋闷。

解气的是,你方云笙不是爱摆谱么?

这下好了,徒弟苗子给人抢走了,痛快吧?过往照拂愣是为他人做嫁衣,只怕背地里要呕出血来。

憋闷的是,姓秦的小子竟入了汪扶风的眼。

汪扶风本人已算难缠,更别提还有个人老成精的师父,如今又加一个小的……真可谓四面八方的野狐狸聚堆儿扎窝了。

一大一小,都生得斯文俊秀,笑起来更添风姿,外人只觉赏心悦目。

难为两人还能和和气气相互问候,各自心里想什么,谁知道呢!

回到汪府后,秦放鹤先叫人将点心送去给姜夫人,自己则去前头二书房找汪扶风。

“回来了?”汪扶风正看不知谁来的信,叫他进去也没收起来。

秦放鹤熟门熟路坐了,先喝茶,把酱菜铺子门口遇见傅芝的经过说了。

汪扶风嗯了声,“那酱茄子的老母亲是山西人,最爱一口陈醋渍的什么疙瘩头配酥鱼,难怪你身上有股酸味儿。”

秦放鹤一怔,拽起衣襟低头闻了闻。

有吗?

师父鼻子这么灵的吗?

“哄你的。”汪扶风骗徒弟骗得毫无心理负担。

看完了信,顺手挑开火折子吹了两下,将信点燃后丢到脚下的铜盆里,亲眼看着烧成白灰,再用铁钳子搅和碎,上面的字迹便彻底消失。

他忽然问了句,“说起来,你也十六了,有中意的姑娘了吗?”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