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189 章 消失的瓷器(十四)

第 189 章 消失的瓷器(十四)

“群众”一词,金晖闻所未闻,然“群”者“众”也,结合秦放鹤的意思,应该就是让老百姓来揭发。

蚁多咬死象吗?倒是有些意思。

次日古永安得到消息,稍显不安,试探着向秦放鹤进言,“大人此举,是否太咄咄逼人了?”

叫下头的人揭发,便是颠倒主仆啊!如此大张旗鼓,湖州也要乱套,牛家必然颜面无存,可不看僧面看佛面,牛家势大,依仗的乃是陛下威名,打了他们的脸,岂不等同于折了陛下颜面?

若惹得陛下不悦,又该如何是好?

透过古永安,秦放鹤就看透了各个岗位的无数官员,也再次清晰地意识牛润田此等奸商因何能在地方上只手遮天,呼风唤雨。

就是因为古永安之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万一惹得陛下不快”的心思,前怕狼后怕虎,一再纵容,以致毒瘤肆意繁衍。

秦放鹤尚未出声,金晖便已不屑道:“这么怕,你做的什么官?”

不如回乡种地吧!

被个晚辈这样嘲笑,古永安迅速涨红了脸,正敢怒不敢言,就听秦放鹤忽来了句,“怎么听提举之意,颇为不舍?”

莫不是收过好处吧?

“大人何出此言呐!”古永安一个激灵,立刻叫屈,又指天誓日表忠心。

发誓有用的话,还要律法作甚?

秦放鹤全当耳旁风,敷衍几句就把人撵走了。

金晖斜睨着古永安仓惶离去的背影,斩钉截铁,“此贼必然收受贿赂!”

那牛满舱为人精明,手腕颇为老练,多年来相安无事,岂有不打点之理?

秦放鹤没说话。

这还用说吗?

新官上任,地头蛇……双方都希望相安无事,私下里会做何种交易,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牛润田父子必须死。

若无牛满舱主动献出家产此举,尚可转圜,但他这么做了,便是要利用天元帝的一点旧情,心思歹毒!

倘或叫他们得逞,别的奸商、贪官见了,必然群起而效仿之,以后朝廷威严何在?律法公正何在?

此不正之风,势必要掐死在摇篮中!

孙远、钱忠两名管事毕竟在牛家多年,未必会如秦放鹤所愿,原封不动地交代。仅靠现有的证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