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大国小鲜(科举)> 第 190 章 消失的瓷器(十五)

第 190 章 消失的瓷器(十五)

来信的是福建兴化知府。

兴化府地处东南沿海,地域狭小,也无甚大码头,在福建若干繁华府城中,并不算起眼,多有渔民往来浙江和南直隶谋生。

两年前,某渔民前往浙江买卖,返程时顺道捕鱼。期间曾闻到异味,但因鱼虾腥臭浓烈,并不以为意。

一直到返回兴化码头卸货,这才愕然发现,船舱底部竟有一具无名男尸。

因常有人为节省船资,偷藏入跨省船只内混渡,最初大家也以为死者是如此打算,奈何不慎误入鱼虾货舱,被冻饿、呛死。

发现时那尸首已然严重腐败,因没有可表明身份的物件和文书,且渔船曾途径数个省府,一时难以分辨。

“……然仵作验尸后却发现死者口鼻、肺脏内并无血污,显然是被人杀死后藏匿于船舱之内,是为弃尸。彼时左近省份并无人员报失,无奈之下,本案只得暂时搁置。上月比对大人所下发人员体貌特征,惊觉此尸体右臂曾骨折,且当年尚未完全腐烂的尸体左脚底确有相同图案的胎记,年纪亦一致,可归为一人……另附当年卷宗呈上,内有死者衣物详细描述。”

在这个没有DNA检测的年代,若衣服、体貌特征和年龄对得上,失踪时间也相差无几的话,基本就可以并案了。

秦放鹤就单独为兴化知府记了一功。

且不说此番能对上尸体特征是否为巧合,单凭对方当年接手无名尸体后竟也肯仔细解剖验尸,并完整记录在案,如此种种,可见是位办事颇为认真负责的好官。

秦放鹤立刻在市舶司离职人员名单内核对,派人将其家眷请了来。

那女人也才三十来岁,被叫来时十分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稍后与人核对了自家男人的体貌特征、穿着打扮,并再次确认离家时间后,嚎啕大哭。

秦放鹤静静等着她哭了许久,然后又问:“可你之前说曾收到过他的家书,也有银子捎回来。”

那女人哭声一噎,也回过神来,“是!”

难不成,那会儿就已经死了?

可,可为什么呀?

为什么?

这些人同在市舶司谋生,家属们极有可能相互熟悉,秦放鹤心道,若这么多人都说外出挣大钱,偏偏出去了都没了消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