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和未来宰相做同窗> 第 7 章 少年意气

第 7 章 少年意气

夜晚,孟瑶躺在榻上。

家中的床榻自是比外头的要舒服得多的。

但这几日她睡在自己的寝房中,却是越来越睡不着。

过了今天,距离国子监的归学日就只剩下四天了。

她越发担心曲云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但孟瑶也问过父亲了,从曲云阔抽中的游学地到盛京城的这一路上,并没有山贼出没,也向来是太平的。

想来,他应当只是被什么事耽搁了,又或者他在游学的路上实在是遇到了太多值得他多待一阵子的人和事了。

孟瑶在床榻上翻了个身,她趴在被子里,两条胳膊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一些。

她又开始回忆上一回见曲云阔时的情形。

她上一回见曲云阔时,曲云阔特意来到城外的风波亭里,弹琴等她,送别她。

那可真是让孟瑶感到既高兴,又伤感的。只是她的好朋友似乎根本就不明白伤感是何物。只是让她快些走吧,别误了时辰。

但在她一步三回头时,却见曲云阔笑着对她说:开春见。

是,她的好朋友平日里也是会笑的。

但孟瑶从没见过曲云阔这样笑。

明明这会儿还是冬天,但当她回头看到曲云阔时,却觉得春风忽已致。

而再上一回他们见面时,则是在曲云阔碰巧撞见她教训那几个在背后说其坏话的同窗。

等到那几人都跑光了之后,曲云阔便对她说:

“临安确是没有姓曲的县尉。但我也未曾说谎,因为我是随母亲姓的。我和你们提到过的我父亲,其实是我的继父。至于我受之发肤的父亲,他在我五岁时就背弃了我和母亲。”

那是在国子监里的淬心湖边。

也是孟瑶第一回在曲云阔的眼睛里看到了近似于伤感的情绪。

她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自己根本就还没有做好准备听这些,也不知自己应当如何去安慰对方。

然后曲云阔便对她笑了起来,解下披风铺在地上,邀孟瑶和他一起在湖边坐一会儿。

“母亲以为我根本记不得那些。但很多事我一直都记得。”

曲云阔说:“青阳曲氏是个大姓,而母亲也确是姓曲,我生父便让人以为母亲乃是青阳曲氏人。此事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