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和未来宰相做同窗> 第 94 章 京中来人

第 94 章 京中来人

大衍朝廷在盟约中和银国约定好的钱财与布匹开始送往两国的边境处了。

与此同时,让银国能够用这些钱财来购买真正所需物品的市场,也开始在两国的边境处建立。

考虑到秦凤军路与永兴军路上的百姓以及商户们都在此次战事中损失惨重,故而三司特意定下了惠商之策。

——凡户籍地在秦凤军路与永兴军路上的商人,去到两国边境处的市场做生意,便能免三年的租税。

——而若是户籍地属其它地方的商人,去到那里做生意,便能免三年的租,却不免税。

如此惠商之策一出,自是市场才刚刚定址,就有许多人去各地的市易司询问起相关事宜。

随着两国盟约中所约定的事开始逐步实现,且大衍北部的民生也逐渐开始恢复,皇帝便开始催促曲云阔早日回京了。

是,在大衍的北方,两路军路的安抚使已能称得上位高权重。

在当地,大家也没能见到过比这更大的官。

可在战事平息之后,天子的宠臣自是要回盛京城的。

并且要论起在朝中的地位,也当然是盛京城中的那些执政高官要更高于边疆地区的两路安抚使。

在皇帝给到曲云阔的书信中,那用语以及措辞可真叫是一个情真意切。

皇帝甚至还在信中,和他的曲爱卿回忆起了曲云阔出发前的那个深夜,两人都说了些什么。

[在危急紧要之刻,竟只有曲爱卿挺身而出,不顾险阻替朕分忧。]

[当日之种种,朕都记忆在心。]

[如今北方战事已了,朕只盼曲爱卿能早日回朝。]

当今圣上在给曲云阔写信时,都已如此。

可再转头看看孟瑶信写给曲云阔的那封信,竟是能让人一目十行。

因为那实在太像是毫无感情的文书了。

如此书信,无论让谁瞧见都瞧不出什么毛病。

哪怕拿去御史台审,都审校不出“庆州孟大人”和曲云阔这位两路安抚使之间,有什么私交可言。

这可真是让曲云阔叹息一声。

可接下来,他还是在提笔之时,先给孟瑶写起了回信。.

数日后,身在庆阳县的孟瑶收到了曲云阔给她写的这封信。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