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和未来宰相做同窗> 第 96 章 天子宠臣

第 96 章 天子宠臣

现在,当日的那个“小小的知县”已成为了满朝皆知的庆州孟大人。

可并不知自己那时如何就招来了杀身之祸的谢凝之,却还在圣上面前说着自己在这数月之中所遭受的,原本不应有的苦与难。

当谢凝之发现朝中的几位重臣面上都流露出了不忍,唯曲云阔平静无波时,心中的怨愤竟是让谢凝之在看了曲云阔一眼后,暗自指责起了对方。

谢凝之称这几个月来,在秦凤军路上根本就无人寻他,也完全无人在意他的生死。

他还说,倘若有人知会各地的官员一声,让他们注意一下自己的行踪,他都不会如此狼狈,更不至于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流浪至凤翔府。

所以“无人寻他”的这个“人”是谁?

“倘若有人知会各地官员一声”的这个“人”,又是谁呢?

其实,每当谢凝之被那些难缠的小吏们拒之门外,甚至像是赶狗一般地将他驱离时,他都会痛骂一番曲云阔。

他甚至认为,若不是他在被人绑走的那一晚被曲云阔气得吐血,让身边的人外出寻医,他兴许都不会遭此大难。

只不过当曲云阔于凤翔府外认出他的时候,谢凝之依旧还是对曲云阔心生感激的。

但是这份感激持续的时间很短。

在他又回到繁华的盛京城时,他还是对曲云阔这个在朝中毫无根基的寒门子弟心生妒意了。

现在谢凝之已知晓在自己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时,圣上是如何下达圣意,又是如何三请五请地让曲云阔接任自己的和谈使之位。

他还知道了曲云阔在那之后,究竟让多少人在朝中说起了他的好话。

是以,当他再次气上心来时,竟是毫无理智地将矛头对准了曲云阔。

只是当日曲云阔既能将他气成那样,现在便也不会因为在圣上面前就让他三分。

此时的曲云阔便是在众人面前,直截了当地问他:“谢和谈使可是因为我看起来并未与你一样悲痛,便心生怨怼?”

曲云阔不等谢凝之说些什么,便接着说道:“但我会如此,乃是因为这几个月来,我在秦凤军路和永兴军路已见多了有如此遭遇的人。而这些百姓们的遭遇,比之谢和谈使,则还要更为令人心痛。”

曲云阔说,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