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都市言情> 和未来宰相做同窗> 第 146 章 从前今日

第 146 章 从前今日

对于孟瑶来说,曲云阔是因为生病,所以才流露出了十分反常的软弱。

加之他如今从高出跌落至谷底,孤立无援。

在这般时候,竟只有自己前去伸手拉了他一把。

于是……曲云阔会在昨夜给自己写下那些话,实在是有意为之的“说好话”。

这样的事发生在曲云阔的身上,虽很不像他,却终究是人之常情。

所以孟瑶才会在陈玠和沈神医都离开之后,独自折返回来,对曲云阔说出那句:

[其实,不需要的。]

但如果是当年的孟瑶,她应当就能看出来,曲云阔的确是在有意无意间向她表达了“讨好”。

可那并非是为了将她紧紧抓住,而仅是如他在那信纸上所写的,想要向她讨到她眼中毫无价值的废稿。

曲云阔行事,也向来就是这么的直接,不爱和人绕弯子。

当年的孟瑶并不会比现在更为敏锐。

可她却在意曲云阔。

很在意很在意。

于是她也就会花很多的心思去琢磨曲云阔的所思所想。

她更会想要知道曲云阔心里的感受。

至于现在。

她已不在意那些了。

她也有了很多要做的事。

所以孟瑶不会再像当年那样,花费那么多的时间以及心思去想曲云阔的感受了。

她也只是以常理来推断曲云阔昨日与今日反常。

可她会这么想曲云阔,或许也意味着曲云阔在她这里留下了一个近乎顽固的印象。

——这个人,他不会喜欢自己。

那并非是男女之情的“喜欢”,而是各种意义上的喜欢。

于是曲云阔也就不会喜欢她的文章,她的处事风格,还有她的政见。

在去除了对于曲云阔的一部分偏见之后,孟瑶已能意识到,曲云阔或许并不讨厌自己。

又或者,自己不是世间的那么多人里,更招曲云阔讨厌的那一个。

他只是不欣赏,不赞同,也不喜欢自己。

仅此而已。

但,就连这一点……

孟瑶也不在意了。

在说过了自己想说的话,也离开了曲云阔所在的那间屋子后,孟瑶便去到了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