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英雄时代的日常生活> 第 199 章 赫菲斯的执念

第 199 章 赫菲斯的执念

第199章赫菲斯的执念

卡腾伯格将家里的那些孩子们统统送往边境服役了。

在孩子们出发的当天,卡腾伯格大人没有露面。

很多人猜测他是因悲痛和羞愧生了一场重病,如今已经卧床不起,才没能赶来。

人们对此只是感叹了几句,便不再关心了。

但没想到的是,在那些孩子们走后的第二天,卡腾伯格大人的死讯就传了出来。

治疗师在上门检查后,并没能查出他死亡的原因,只给出一个‘忧伤过度,引发了过往宿疾’的含糊理由。

至此,这个曾经寒酸、落魄,由卡腾伯格投机取巧、吃软饭,借着米纳德家女祭司萨曼珊夫人,才得以日渐兴盛起来的家族,最终,又因萨曼珊夫人的死亡,重新归于沉寂了。

谁能想到呢?

命运兜兜转转,再次回到了原点。

“唉,卡腾伯格……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格雷夫斯大人在得知卡腾伯格大人的死讯后,呆愣许久后这么叹息着说,“前不久,阿托斯还在私下同我询问,要不要让卡腾伯格担当新一任大法官?”

“毕竟,如今朝堂缺人,而卡滕伯格大人,无论从资历、年龄,还有个人的能力的角度来说,他都称得上是大法官的热门人选,可如今……唉!”

“不管怎么说,不管因为什么缘故,我只有一个希望,别再死人了。”

艾莲娜夫人对卡滕伯格家并没什么多余的感情,所以,只是平静、理智地补充说,“这阵子死的人太多了。”

她停了停,特意加重语气重复说:“太多了!”

“前一阵子,我同保罗只要一起出门,街道两侧就总有人在办葬礼。无论是老人,还是年轻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在为失去的亲人而悲痛欲绝。”

“空气中弥漫着那种哀伤到了极点的氛围,连天空都显得暗沉沉的。咱家那个一向好动、活泼的熊孩子,也不敢说笑打闹了,只紧张地拉着我的手,表情难过、茫然地看着这一切。”

说到这里,艾莲娜夫人不由自主地操心起来,“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情感丰富,还很敏感,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听到儿子的事情,格雷夫斯沉郁的心情稍稍缓解。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