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33 章 那一步就像越入了...

第 33 章 那一步就像越入了...

涟漪结界将人带进去后,短短几息内扩得极大。它能将里面的打斗与声音挡下,但此刻结界内毫无声息,连声压抑的咳嗽也听不见。

江召认出了温禾安。

实际上,从他被引入结界的那一刻,心就半沉下来,有胆色半路拦截王庭少主的人不多,而动手之前先丢结界怕误伤凡人的举动又恰是温禾安刻在骨子里的习惯。

江召深深吸了口气,吸进去的全是雪中的冷冽,吐出来的气息却滚热,好像有火在肺腑中过了一趟。

“温禾安。”

他视线一动不动地落在温禾安身上,眼皮略往下垂,声音很低,但足够清晰,一字一句落入在场诸位的耳朵里,有种冷玉的质感:“既然来了,何故用面具做遮掩。”

一石激起千层浪。

山荣难以置信,捏着刀柄的手立刻绷得死紧,看向温禾安的眼神几近凝成冰锥。

那名生生醒酒的长老惊疑不定,手中蓄积起庞大的灵流,眼神莫测,太阳穴都绷出条条蛇一般的青筋,随时准备暴起出手。

温禾安顺势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若无其事放下手指,她看向江召,眼睛依旧干净,水晶般透彻纯净,质疑与怒火都只占据了其中一部分。她好似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江召想过很多次,那件事后他与温禾安再见面的情形。他知道,她必然怨他,恨他,憎他,但她若是被找到,所有手段都用过一遍仍无济于事,大概会暂时屈服,选择跟他虚与委蛇。

她与他这般自弃的人不一样,身上总有坚韧的生机。也因此,她时常给人种奇怪的感觉,这芸芸众生中,她分明已至云巅,有能力决无数人生死,自己却仍如藤蔓,还在汲取着砂砾中微薄的水分竭力生长。

她很想活着。

直至一个时辰前,他知道温禾安修为恢复的事,就明白自己的所有算盘都被打乱,但他仍旧会想,或者说,仍旧情愿她上来便动怒出手,冷声质问他,而非这样的平静。好像他这个人,自那日之后在她眼中便如死水,连她半分情绪都搅动不了。

温禾安步步走近,随着她走动,结界中风雪止歇,半悬在空中不动,无形的风暴在她身后十尺处开始酝酿,声势浩大,如山岳压顶,威势迫人,她凝着江召的眉眼,唇瓣微动:“我今天有两个问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