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36 章 炸了毛的猫。

第 36 章 炸了毛的猫。

如商淮所说,今夜确实不是个太平夜。

离王庭酒楼不超过三里之地,温禾安撤走,涟漪结界没了支撑,像个巨大的泡沫被戳破。

江召扶着墙壁站起来,用灵力包裹住折断的手腕,江无双步入这片地域,大步流星走到他身边,看着地面上横陈的三具尸体,不复往日清和儒雅的模样,眼神冷酷:“谁?”

说话时,他手里那柄流光熠熠的剑止不住地在剑鞘中嗡鸣,它感应到了现场战斗的痕迹,那是属于强敌的气息。

江召知道不可能瞒得过,答:“温禾安。”

江无双眯了下眼睛。

比起天生双感的温流光,实际上,温禾安更让他忌惮,但现在他有件更忌惮的事,他沉声问:“温禾安归顺巫山了?”

像被尖刺猛的扎了一下,江召眼仁定在原地,半晌,他面无表情甩了甩自己接好骨的手,冷声否认:“不可能,除非她永远不想回温家了,而且巫山不会接纳这种危险人物。”

江无双摆手,示意跟来的人处理那三位执事的尸体,他居高临下瞥向江召,笃定道:“你暴露了自己的修为。”

江召嗯了声。

事情已经发生,江无双不再多说,他将剑柄往下一压,朝巷口处出去,回王庭所在酒楼:“你跟我过来。”

发生这种事,王庭酒楼附近戒严,银甲卫现身,将酒楼围得和铁桶似的,刀刃在黑夜中也闪着粼粼的光。

江无双挥退了所有人,江召眼中漠然一片,跟他进了书房。

两兄弟面对面站着,身量差不多,眉眼也有几分相似,却没半句无关紧要的话可说。

江无双面带点笑,将皮手套的拉扣扯下,不轻不重甩在桌面上,天生剑骨让他在此刻很有压迫感,轻松的语调,字句却相当强势,不容置喙:“之后这一个月,你不必再露面了,不要出现在温禾安面前。她恢复修为,却无帮手,独木难支,不会只身进入王庭寻仇。”

“我已经让人将此处的消息告知温流光。她才是最该着急的人。”江无双唇往上翘,露出一种要看一场精彩戏的兴味表情:“让她们两姐妹去斗。”

江召下意识皱眉。

他现在一想到温禾安和陆屿然在一起相处就觉得浑身汗毛倒竖。

一个月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