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39 章 他百忙之中赶了回...

第 39 章 他百忙之中赶了回...

被商淮急吼吼地一催,松灵交出去,温禾安干脆就不睡了。

她回到自己房间,将沁了两夜,已经薄得像纸的蝉兽皮拿出来,推开窗吹了一会,再撒上海藻粉,照之前的方法画出一张人脸,用手帕垫着置于桌边自然晾干。

做完这些,她的四方镜也亮了。

林十鸢联系她:【你让我打听的事有眉目了,过来一趟吧。】

温禾安戴上幕篱,推开屋门,下楼时抬头往天穹上一看,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天尽头如画卷初展,卷出一点鱼肚白的边。她有点惊讶,卡在这个时间给她发消息,不知林十鸢是睡醒了,还是也跟商淮一样彻夜未眠。

她让林十鸢打听了两件事,一是温流光这几日在城中放出的各种消息,市井小巷里,这种事情从一个人的嘴到另一个人嘴里,会衍变出无数个不同的版本,她想要尽可能准确的汇总,二是禁术相关。

但禁术没那么容易打听出来。

她心中有了数。

这几日珍宝阁可谓是热闹坏了,一日的进项顶得上从前一两年,就算是在这个时间,被二十几颗硕大明珠映衬得亮如白昼的一楼,各列高大货柜前也缀着星零的人。

这些人穿着各色长衫,裹了厚实氅衣,和阁里的伙计说话时,夹带着各色口音。

天南地北的修士聚在了一起。

胖掌柜又是忙,又是兢兢业业不敢稍歇,还没几日,高高腆着的肚子眼看着小了一圈,堆着肉的脸上,眼睛轮廓都更清晰了些。他一见温禾安,不动声色将手边正在服侍的客人推给手底下人,自己则赶忙过来,亲自领着她从一道小侧门,避开所有视线上了三楼。

林十鸢净手赤足,正在雅间里练书法,她在这方面天赋不高,功力不深,只在心浮气躁时动笔静心。

温禾安一来,她将笔搁在砚台上,挥挥手示意女使上茶。

林十鸢果真一夜没睡,她坐在垫了厚厚褥子的贵妃榻上,眉眼间带着不加掩饰的疲惫,心神不宁,还没开口说话呢,就先抚了抚额心,又烦闷地捏了捏鼻脊,示意温禾安自己随便坐,声音又低又哑:“温流光那边放的话我替你整理出来了。”

果然是这件事。

温禾安不动声色地挑了张太师椅坐下,椅子上垫了好几层裁剪得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