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42 章 心中不知道有多在...

第 42 章 心中不知道有多在...

是夜,月明星稀,火树星桥。

已是夜深露重之时,萝州城今夜却并不平静,许多酒楼一直亮着灯,随着她与温流光战斗仓促了结,鼎沸议论声却并无平息之势,且如烈火烹油,愈演愈烈,许多修士在茶楼驿舍里煮茶饮酒。

温禾安无视这样的热闹,将空间裂隙开到了城东的府宅里。

她轻盈跃进了陆屿然的小院,发现一楼亮着的不是烛火,而是画仙画出来的一盏缠丝明珠宫灯,光芒很是柔和,同时散发出一种很是奇异的浅淡香气。画仙出手绘制的东西总有各种想象不到的妙用。

陆屿然,商淮和开着药箱,严阵以待的罗青山在正堂里各自坐着,姿态各不相同。

温禾安跨过门槛,罗青山医者本心,下意识地站起身,将早就研磨好的药粉拆开,示意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商淮双臂搭在眼前桌面上,下巴和脸颊靠上去,面朝着温禾安,说话因此一顿一顿的:“我都看到了,二少主这次和温流光对弈,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啊!”

任何温流光和江无双吃瘪的情形都能让他感到身心舒畅愉悦,他接着道:“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她如此丢人。”

“算不上胜,只是好在如预料之内的将人都救出来了。”

温禾安回了个笑,原本双手都负在身后,这会大大方方伸出来,边和闲不住话的天悬家小公子接话:“原本以为能逼她用出第八感的,谁知她最后迟疑了。”

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情绪稳定,什么都不需要多说,有种事事都在预想之中的从容之意。

商淮上上下下地将她又看一遍,越来越不解:“我越想越不明白,天都为什么会执着于培养温流光,培养就培养了……除了实力,好歹也注意掰正她的情绪状态吧,杀气重到这种程度,天都真觉得没问题?”

“他们就不担心她生出心魔自毁?”

尤其是这几年,可能是天悬家强大的本能知觉作祟,每次和温流光接触,他都有种隐隐觉得不对,但又说不出来的感觉。

越来越明显。

这两人交谈间,陆屿然一直没说话,长指搭在椅背上,身体朝前一倾,深邃眼瞳里专注倒映着温禾安摊在半空中,被灵流削得皮开肉绽的双掌。

柔嫩掌心已经完全烂了,十根手指也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