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43 章 有了最不可思议的...

第 43 章 有了最不可思议的...

那种像从心底最深处倏地冒出来,又流经四肢百骸的殷切渴求只有一瞬,一瞬后就被温禾安无辜眨着眼,不动声色地强压下去了。

她一时心乱,只坐了一会,也跟着起身告辞,临走前还对商淮含笑颔首,说劳累了好几天,让他们今夜好好休息。

直到面不改色跨过门槛,走过桥廊,脚步停在自己院门前的篱笆门前,温禾安才在原地站定,迎着夜风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自己被白绸裹覆的双手,黛眉紧蹙。

前几天萝州才下了雪,春寒料峭,篱笆门上绕着的两层枯灰藤蔓尖上却顶出两颗颤巍巍的嫩芽,已经有初春风拂遍地的预兆。

温禾安看了一会天幕上闪烁的繁星,推开院门回了房间。

默不作声点了烛火,她举着点缀宝石的精巧镜面,撩开发丝,铜镜里那块肌肤没有任何异常,唯有手指触上去,能够感觉到一点与众不同的热烫之意,是那种好像因为长时间靠近篝火而被烤出来的干燥温度。

她的心情因为方才那一丝无由来的冲动跌到谷底。

时时行走在风口浪尖,她不能接受自己出现任何一点不受控的冲动和行为,那太危险,太容易暴露了。

温禾安知道陆屿然的血能解毒这件事有几日了,这些天也都是心平气和做自己的事,心中最坏的设想不过是真正毒发,实在承受不住的时候,再以某些条件跟他换点血。

因此方才那种直直看向他颈边清晰的血管,并且生出噬咬冲动的,绝非她本身的想法。

究竟是怎么了……她抚着自己的左脸,出了会神,想,是这东西开始有了自主意识,还是又有了别的变化。

不论是什么,都不是好事。

温禾安一整夜没睡,她搬了个椅子坐在窗前,遥望远方。

她才跟温流光交了手,消耗不小,按理说需要休息,可因为这件事,身体和精神都紧绷着松不下来,像肉和骨头里埋进了一根细细的鱼线,五脏纠缠,随时都是个隐患,难以松懈。

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她才揉了揉眼睛,将冷了的茶水倒掉,茶盏放回原地,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从第一次毒发到现在,她在这件事上耗了太多时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隐姓埋名寻医求药何止百次。但事实便是,就算是找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