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4 章 “劝你和江召断干...

第 4 章 “劝你和江召断干...

这话落下,屋内院外宛若同时失声,雅雀俱静,温禾安唇上下碰了碰,却没吐出字音来,肉眼可见的惊讶。

那种感觉该如何形容呢,像沉水的人往湖底落,只待最后一口水顺着鼻腔与喉咙呛进肺腑,一切尘埃落定,却突然被双手拽上去,告诉她你可能还有救。

她撑在桌面上的手用了点力,水嫩的指头溢出青红色泽。

脑中飞快转动。

“你来,不是为了杀我?”须臾,温禾安听见自己这样问,声音颇轻,似是不解。

陆屿然睨了她一眼,看穿了她因那个提议霎那间涌上的动容与跃跃欲试,靠回原位,不紧不慢反问:“你如今的状态,谁不能杀你?”

“……”

自以为的落井下石变作雪中送炭,温禾安方才的恼怒如触角般倏地收回去,偃旗息鼓,她想了想,先将手里的银针悄悄撤去,大而明澈的杏眼冰雪初融,露出笑意,大大方方,干干净净。

似乎方才的紧绷,敌意和对峙全不存在。

怎么看都是骗别人,而不是被骗的那个。

抱胸环伺的商淮啧啧称叹。

陆屿然不为所动。他和温禾安那段联姻,满地鸡毛,别的消息没得到,对女人倒是了解不少。

她似有千张面孔,精致的妆容一上,钗环满鬓,红唇娇艳,往高台一坐,鹄峙鸾停,贵女风姿无双,愣是能压得手底下一众能人异士,龙虎猛将别无二话,当夜,又能满散着发,睁着溜圆的眼,素面朝天地因为一些资源归属和他争论。

甚至打斗。

温禾安转身,将咕噜噜鸣了半天的水壶提着放至一边,迟疑一会,为表自己的态度,又取出个干净的竹筒杯,将沸水倒进去,推向陆屿然那边,分外自然地说:“原本想买点茶叶,但太贵了,我身上钱不多,就没买成。”

话说得那叫一个从容自若,从富贵权势之巅跌落泥泞土里,还能有如此心态,未见半分自轻自怜,商淮都有点佩服她了。

不仅如此,温禾安还将屋里唯一一张宽竹椅拽着递给陆屿然了。

“巫山不做赔本买卖,帝嗣这回大发善心救人,有什么条件,坐下慢慢说?”

商淮环视一圈,没找到第二把椅子,他长腿下的影子水一样流动,瞬息挪移般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