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12 章 陆屿然顿时觉得自...

第 12 章 陆屿然顿时觉得自...

温禾安不觉得意外,她拿回四方镜,放在桌边,用一面干净手帕垫着。

商淮不太能吃辣,但又偏好这一口,嘴唇被刺激得彤红,吃到后面一直在灌水,同时招呼在外间伺候的女使结账。

糕点一笼三个,因为陆屿然早早撂下筷子,那笼翠玉豆糕还剩一块无人问津,看得温禾安很是发愁。

商淮拿陆屿然的灵庄腰牌爽快地划账,一转头准备起身回去了,但见温禾安用牛油纸将翠玉豆糕包起来,捏在掌心里,再用手指去勾四方镜上系着的红系带,悠悠地在半空晃。

陆屿然也看她,商淮有些诧异:“不是说不好吃吗?”

“哦,这个。”温禾安跟着起身,闻言回:“我怕晚上起来会饿,留着垫肚子。”

她这么一说,商淮就想到个难题。他自己还好,对日子要求不高,得过且过就行,平时很有闲心逸致照顾下自己的味蕾,但陆屿然做起正事来是出了名的严苛要求高,不仅为难自己,还很为难别人,温禾安后面跟着他们奔波,这一日三餐该怎么解决。

天天啃干粮大饼?听着也太凄凉了。

温禾安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唇角微一上翘:“你们不用考虑我,忙自己的就行,我自己准备自己需要的东西。”

说话间,他们走出酒楼。

萝州这三年发展得尤为不错,百姓生活安稳,因为修士不少,所以夜里宵禁形同虚设,每晚人头攒动。唯有今日,行人寥寥,少有几个都缩着脖子揣着手,面有戚色,眼里透露着某种莫大的畏惧。

九州平民百姓的生活就是这样的,稍有动荡,就开始止不住惶恐,如惊弓之鸟,随时准备举家逃难。

此般情形,大家司空见惯,无有动容之色。

温禾安沉默注视荒凉的街道,他们住的地方在城东,毗邻城主府,夜间巡查与守备力量相对较多,许多住在这边的大户人家都派小厮出来查探,静观其变。

而街道上,红绸与彩带随处系挂着,还没来得及完全撤下。前天是正月十五,人间团圆,这里举办了许多有趣的活动,十分热闹,现在仍留余韵。

她很快收回目光,目不斜视朝前走,轻声问:“我们会在城里待几天?”

商淮看向真正能做决定的人,使了个疑问的眼色。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