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46 章 “……不准再看江...

第 46 章 “……不准再看江...

火烛摇曳,荧如点星。

鲜血涌入唇齿间,宛如浇下一盏盏碎冰,将脸颊上烧得正旺的火封压下去,温禾安脑海中绷碎的理智逐渐回笼,睫毛连着颤动好几下。

须臾,她身体朝后一倾,微与眼前人拉开一点距离。

她仰头看陆屿然,脑子还有点昏,只知道自己念了一路的词只说出两个,后面事情发展就全然失控了。

她想看看陆屿然此刻的神情,然而视线先在他的颈侧停住了。

她大战一场后脸颊上沾了汗,又沾了血,就势全擦在了他身上,还有他自己的血……她没有理智,咬得狠,不知餍足,此时鲜血从两道淤青发紫的伤口中止不住地涌出来,颜色鲜亮,像最艳丽绯糜的颜料。

没有停歇之势。

温禾安定定地看了会,抿唇,当机立断:“……我去叫罗青山来。”

“回来。”

陆屿然垂眼,不知是失血的原因,还是月色太澄净,照得侧脸比平日更为清绝冷淡。他随意扯了团手巾压了压血,又用灵力强凝住,暂时没管它。

他看了看温禾安肩头贯穿的血洞,眉眼更冷,拿起四方镜,给罗青山发了条消息:【送治疗第八感击伤的伤药来,再拿点篓榆粉,放到门口。】

消息发出去,他将四方镜叩在一边,懒得想罗青山会是怎样惊得要跳起来的反应,指尖点了点温禾安,眼尾凝直:“清醒了?”

“不把话说清楚?”

房间里有椅子被她撞散了,此刻陆屿然随手拽开一把坐下,温禾安还没完全缓过来,反应有点迟钝,见状,她眨了下眼,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两人先前刻意保持的那种适当距离此刻被强行打破了。

他们衣袍交触,离得很近。

温禾安用手帕默不作声地擦唇,又翻过来擦擦手,将心中措辞整理了遍,方才抬眼,低声说:“抱歉,我今夜失控了。”

“我们再做场交易吧。”

从容与温婉又回到了她身上,她仰了下头,睫毛纤长,直直望进陆屿然漆黑深邃的瞳仁里,一字一句说得缓慢:“我与你联手,对付天都和王庭。”

陆屿然不知道她今夜经历了什么,说白了,她和天都之间的关系,他是最不可能摸清的那个。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