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49 章 她花了很长的时间...

第 49 章 她花了很长的时间...

夜深宁谧,四下无声,仅存的声响是窗外树影在风中的偶然摇颤。陆屿然倚着门静了片刻,转身往屋里走,温禾安便顺势将门轻轻带上了。

屋里焕然一新,陆屿然才从湢室出来没多久,正坐在书案后处理巫山事务,现在被临时打断,也没有继续的意思。

他脊背贴着整面万历柜,壁柜上摆着一盏绿翠含香锁瑞,一道黄杨木镂空透雕如意,另有几厚叠严密紧凑的书齐整摞着,有种说不出的肃落清净之感。

温禾安跟着走过去,捏着手中素净的细颈瓷瓶,温声说:“我来的时候,在楼下看见了罗青山和商淮,罗青山给你带了药,但是不敢上来,正和商淮唉声叹息。”

拿这位我行我素的帝嗣毫无办法。

陆屿然皱了下眉,难以理解罗青山谨慎之至的作风,他道:“已经好了。”

“我看看。”

温禾安将瓷瓶放在壁柜一角的格栅上,见他凝眉看着她,别无动作,她定了定,指尖轻轻拨弄开他的衣领。

耸起的流畅锁骨线旁是深邃冷白的颈窝,视线往上,见早先还乱七八糟的淤青淤紫已经褪了,只留下两道将凝未凝的血点,经络起伏间尚还沾着沐浴时的冷气。

温禾安看了一会,侧首去拿瓷瓶。

瓷瓶里面装着药粉,她又转动灵戒拿出一瓶灵露,将灵露倒在雪白的棉花球上,沾湿一层,裹着药粉轻轻摁压到冷色肌理上。

她离得很近,咫尺之间,触手可及的距离,专注上药时眼睛睁得很圆,眼睫都凝住,安安静静,一点都看不出此前嚣张直白的样子。

棉花的触感轻柔,她的指头不小心碰到肌肤的力道也轻,带着夜里的些微凉意,没几下,陆屿然就撇开视线,长指抵了抵她的腕骨,稍微拉开了点距离,点墨眼瞳里潮澜迭至:“好了。痒。”

温禾安安静看了他一会,给伤口上裹了层灵力。

她其实该有很多疑问的,以顶级九境强横无匹的恢复能力,一个白昼交替,足以叫白骨续接,断肢重生,这种程度的伤口为何没消。罗青山是巫山最出风头的后辈,剧毒蛊虫如数家珍,皆玩弄于鼓掌之中,为什么一听他流血就如临大敌,紧张兮兮。

又或者最重要的。

他的血里藏着什么玄机,为什么能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