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52 章 ——他早该不正常...

第 52 章 ——他早该不正常...

庭院中一时风声簌簌,枝叶抖颤,苏韵之见陆屿然这样,先怔了一瞬,随后俏脸落霜,猛的将跟前杯盏一推,道:“在地上和我打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我下溺海打!”

阴官的能力注定了有很大的局限性,苏韵之有八成的本事都是用来对付海里的东西的,再说,谁闲得没事要跟陆屿然在地上打,他那第八感出来,有一个算一个,谁能不趴下。

见此情状,商淮心中郁闷的一口气还没顺下去,又提了上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阴官家的这位小姑娘嘴怎么那么犀利,脾气也大,愣是谁也不怕,这种话,就算是他最年少轻狂,胆大包天的时候,也没敢在陆屿然面前如此猖狂过。

他头皮阵阵发麻,又不得不站出来和稀泥,拦在苏韵之跟前,好言好语地道:“大执事,咱们才组队呢,后面还有好一段时日共事,和气生财啊。”

温禾安也不由得站起来,她先看一脸气鼓鼓的苏韵之,朝她摇摇头,随后不太自然地捏了捏指尖,螓首看向陆屿然。

她不真动干戈的时候,骨子里天然淌着种密不匝风的温柔,若是再刻意一些,漂亮的眼睛里就会泛出一种无知无觉的潮意,像在无声息下一场绵绵细雨,纵使什么都不说,哄人歇火的意思也很是明显。

陆屿然紧握着椅骨的手背经脉忍耐地跳动。

说实话,他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么不经激,一边冷然觉得此情此状简直幼稚至极,神经却止不住的尖锐,像一根拉得越来越紧的弦,绷到极致,自己也能清楚的感觉到,

他现在的处境何其危险,距离她警告的那个“粉身碎骨”的崎岖绝境,只差最后一步。

苏韵之在原地晃了半圈,高傲地甩着辫子,巴掌大的脸被气得微红,像小孩偷喝了大人的酒,发脾气嘟囔的时候就更像了:“……谁不和气了,我跟他说话了吗?!莫名其妙。”

她挑剔地盯着商淮,大有让他这个“中间人”评评理的意思。

商淮抽了一口气,又抽了一口气,最终低声说:“你晚上会不会饿,要不要跟我去厨房,看看还有些什么食材,给你做点小零嘴备着?”

苏韵之定定地看着他,看了好一会,皱了眉,直白地戳穿:“你在岔开话题。”

“但是好吧。”她眼睛转了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