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53 章 “……带我走吧。...

第 53 章 “……带我走吧。...

幻象之内,并无许多光怪陆离,天花乱坠之景,它布置得精巧,一张圆石桌,桌边架着小泥炉,炉上生了火,正温吞的煮着茶。十米外砌了座弯月般的小拱桥,桥面上起了层浅浅青苔,缝隙间艰险地冒出了些草芽,柔嫩的招摇,四周还有海棠,迎春,满目胜雪的梨。

是那种一眼看上去悠然清净,自在得趣的惬意生活。

从前温禾安总能从这样的风景中寻到一丝闲适的放松,能架张摇椅一躺就躺半日,现下却只觉得目光所至,幻象退却,盎然生机下是止不住的腐朽,枯败,满腹心思的谈判利用。

江召坐在石桌前,双手搭在纯白色衣料上,桌上放着一杆玉笛,下颌微抬,像是大病了一场,心力交瘁,人熬得很是清瘦,只是仍记得死死敛住这几月以来肆意横流的阴睢,眼睫朝上,瞳心润透,很有种温雅隽秀,竹清松瘦的气质。

温禾安没看他两眼,她视线落在顺着藤蔓爬上去,开得满捧的淡紫色小花上。她记得,自己才答应过陆屿然不再看这人,还没过去几天。

原本江召跟着王庭行动,事有轻重缓急,在双煞果,禁术和天都昔年不可泯灭的仇怨中,找他算账的事可以缓一缓,不必急在这一时,因此她并没有动手。

谁知道他自己倒是迫不及待地撞上来。

在溺海中,离双鱼阵不远的地方。

如此明目张胆。

温禾安确实有事想问,关于徐家的阵法,关于禁术。可心中到底有疑虑,他们发现外岛的异常,并在追查的事王庭不知道,她若是问出口,王庭便知道了,打草惊蛇的事,做了无益。

她不动声色,温婉细腻的眉间褪得只剩一层凝而深的冷漠,道:“想用幻象拖住我,你打错主意了,我只有一刻钟。你既然觉得我有疑惑,那么,故弄玄虚至此,是预备替我解答几桩疑惑。”

江召缺失的那条臂膀已在幻象中又长了出来,他如常地抬袖,斟茶,牙关到底因为这种暗藏的杀意与疏冷内收着紧绷,他克制着,知道今日是少有的可以坦明心迹的机会。

江无双在无归城,温流光在和双鱼阵对峙,他真身带着人四处游走,将傀灵悄无声息种在三十二支队伍之中,同时用幻象拦住温禾安,好让温流光得到双煞果。如此安排,江无双说不了什么。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