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54 章 “——你要我怎么...

第 54 章 “——你要我怎么...

幻境宛若一片被火燎灭过的布帛,化为飞灰之际被一道结界揽圈住,严密地隔绝任何人的视线。

结界之内,零星光点如萤虫在眼前浮沉,湮灭,温禾安保持着朝前微微倾身的姿势,裤裙的摆边被吹得朝前鼓动,像一朵被春雨沾得湿漉漉的牵牛花苞,看着不经风雨,实则藤蔓柔韧,生意不屈。

她将身上最大的秘密暴露在了陆屿然的眼前。

任他寸寸审视,细细权衡。

两人脸颊离得近,有种额心相抵的错觉,温禾安能嗅到陆屿然身上清淡的甘松香气。她看不见自己的脸,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因为看过太多次,可以想象出画面来。

就像只常年怀有警惕心的猫,有一日要将肚皮翻出来给人看,她起先绷着颈,微抿着唇,不说多紧张,不自然肯定是有的。

眼睫如叶片般安然静悬,温禾安盯着陆屿然手中的半截面具,勾勒上面流畅的月色花枝画样,发现他眼神凝住时,颀长身躯也僵住,而后看到他无意识扣紧了面具,复又松开。

周遭阒静,时间都在此刻停住脚步。

温禾安觉得脸颊有点痒,心尖又渐渐冒起些好奇,想看看眼前之人看见这东西时更多,更直观的反应。她慢腾腾地撩起眼,手指蜷着,没克制住,胡乱地摁在脸侧裂隙边上挠了挠,黑白分明的眼落在陆屿然五官上。

他捕捉到这一眼,鼻脊微抬,两两对视。

温禾安于是看到了他脸上的神情,水漉漉的杏眼定了定。

他眼中原本是山火苒苒,隐约燎原一片,且怒且冷,而今全归于空芜,山寒水静。

温禾安干脆大大方方回看他,深究他,但没有看到多么深重的厌恶,也没有拔剑而起的肃杀,反而触到了裹覆在清净之下的东西,叫人呼吸微顿,泥足深陷。

她压在手边的手指动了动,想再触一触,但被他用腕边轻抵制止了:“别挠。”

温禾安哦了声,把手放下来。

陆屿然看过数不尽的妖物,那些东西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被压在妖骸山脉,力量却还残存着,近百年来,每年都要爆发一次。与妖物纠缠到底,是他生来注定的使命之一,若说面对这些东西毫无波澜,那是假的。

他也不止一次想过,能把温禾安逼得亲自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