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59 章 “咬吧。”

第 59 章 “咬吧。”

巫山酒楼前,温禾安站在树荫下,伸手扯了下眼前的面纱,给商淮发了条消息。

没过一会,商淮恍若神游天外般走了出来,见到她,天悬家小公子一张俊俏的脸惨无人色,好似才出手解决溺海问题的人是他而不是陆屿然,他勉强扯了下唇角,低声朝温禾安道:“来吧,今天酒楼里都是自己人,大长老前天也回族中了。”

“但要先等等,罗青山那边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见他这样,再想想凌枝的性格,温禾安大概能猜到点什么。

直到跨进酒楼,发现事态比想象中的更为严重一些。

整个二楼都被封起来了,在他们过阶梯时,有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压着头被侍从领着上了二楼,酒楼之中巫山的人也被某种氛围催使着严阵以待,但得益于商淮这张脸,温禾安没有受到任何盘查。

商淮在二楼停下脚步,左脚错右脚地抵在酒楼的围柱上,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是该气得连笑几声还是该捂脸哭一阵,他抬眼去看几十步之外的凌枝。

去溺海一趟,她的辫子沾了水,回来后索性拆了,一绺绺带着俏皮弯曲的小卷,长而蓬松,撒在胸前肩后,身段小巧,脸在发丝的映衬下只有巴掌大,苹果一样的微圆。

怎么看,年龄都不会超过十五岁。

然而此时此刻,她脸上没了半分稚嫩之色,方才还压着斗笠,行色匆匆进来的人此时取下了遮掩,露出张有些颓然憔悴的脸,这张脸商淮认识,见过,暗地里骂过不止一次——阴官家有事相求笑吟吟,没事相求牛气哄哄的三执事姜绥。

他在凌枝一眼之下,又是难堪低头,又是下意识捂脸,被训得跟狗一样。

“——家主。”姜绥现在的心情只能用心如死灰来形容,他甚至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天知道,他当真只是不得已接受了玄桑的遣令,来辅助天都下溺海取双煞果,他连银钱都没拿一分。

那一声家主,直接把商淮的魂都喊没了,抵在漆柱上的手都颤了下。

酒楼里聚集了泰半身在萝州,有名有姓的阴官,他们微低着腰,也没人敢说话,又以姜绥和另一位为首,因为身份最高,所以咬牙顶下所有怒火。凌枝的眼神落在他们头上,像把刮骨凌迟的刀。

半晌,她问: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