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60 章 我轻点。

第 60 章 我轻点。

清夜无尘,素月流天。

从前妖化时都如烈火烧灼,是那种一把火将身体从头到尾点燃的干燥混乱,经历次数多了,身体甚至本能开始麻木,越来越能承受这种痛,今天却不同。

她整个人被刀尖剔开,分为了皮与骨。

皮外蜿蜒烧起了一片火海,骨骼和经络里却横冲着一种力量,阴寒无比,暴戾万分,它们长驱直入地灌进灵脉中,与她的灵气纠缠纠结,从此融合,不分彼此。

这让她裸露在外的肌肤燎得热烫,骨子里却被冻得发抖,理智与迷乱不断拉扯,眼里时而朦胧,时而艰难抽出一线清醒。

陆屿然将她捞进怀里后,她就像一根恹恹的藤蔓,搭在这道身躯上,鼻尖发烫,凝着细碎的汗,蹭到他颈窝边突起的经络上。

它在跳动,受到摁压和骤然的亲近之时弧度更为明显,齿尖还没透进去,她眼皮就开始跳动,能感受到血液里有她想要疯狂汲取的生机。

是解药。

温禾安自制力并不差,依旧难以抗拒这种诱惑,唇又干又涩,喉咙渴得发痛,牙齿两次抵上去,又在一念之间艰难地挣动自己的手指,而后被陆屿然强行扣在掌心中。

他的身体有点冷,是一种力量大量流失之后不可避免的虚弱。

她趴在他颈窝里歇了歇,缓一缓,半晌,从他怀中抽出些距离,仰头去看他。

陆屿然低眸。

她眼皮被高温烫得薄红,燎得滚热,眼仁里带着难散的热气,被蒸得一片湿漉漉的水雾。她忍不住舔了下唇,又紧抿了下,轻声告诉他:“……但我真的特别疼。”

声音有点哑,又有点无力。

像小孩生病后那种悄悄的告状。

“我知道。”

陆屿然喉咙顿时发涩,微低下身与她对视,几近是在不动声色纵容着她:“没关系,等会让罗青山上来,他有办法。”

“咬吧。”他道:“马上就不疼了。”

温禾安的目光从他颈侧艰难收回,落在他没什么颜色的唇上,眼中闪过胜负难分的纠结之色,须臾,她怔怔地启唇,像自顾自地跟自己说话,叮嘱自己:“那我、我就取一点点。我轻点。”

陆屿然低低应声。

她于是伸出手拽他的袖片,将他拽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