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62 章 陆屿然是不是很黏...

第 62 章 陆屿然是不是很黏...

玄桑微愣,旋即皱眉。他看着眼前这张脸,看她带点期盼认真,实则知道家主的命令,阴官家任何人都无从拒绝,半晌,轻声问:“为什么?”

凌枝在生动春色中若无其事地勾了勾自己的披帛:“什么为什么。”

玄桑无奈地看着她,又对这一幕习以为常:“为什么想和我在一起。”

“阴官家家主和师兄不是本就该在一起?”凌枝与他对视,在这种事上,也能做到讲道理似的摆证据:“十年前,大封执事,你若是想离开渊泽之地,大执事位置就是你的,你是自己要留下来的。”

“师父和我说,你答应过这样一直陪着我。因此我将其他人都赶走了。”

凌枝向来都是如此,这话还算是委婉含蓄的,玄桑几近能听出她话中的未尽之意,好似在说,“我们不是本来就该在一起吗”“你既然答应了,哪里还有反悔的余地”。

实际上,她懵懂无知,在这方面自认为正确的,不是自己的内心,而是这千年来传下的规矩。

就像她所说的,若是十年前他离开了,她找别人,找肃竹或是姜绥,也都无所谓。

她就是想要个人长久的陪着她。

提起来的要求像小孩害怕寂寞,需要玩伴一样天经地义。

玄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但有无尽的耐心,他教她,就和从前一样:“阿枝,你需要阴官家的任何人,任何人都会在,但需要并不是情爱。”

九州花团锦簇的繁荣之下,重担系在两人身上,陆屿然有巫山一族众星捧月的珍视着,凌枝在阴官本家自然也如珠似宝。

一年中三百多天,她有两百多天都镇在渊泽之地里,旷久的黑暗和静谧能完全吞没一个人,因此她脾气不算好,独断专行,公事上强硬得可怕,私人事上又多少有些想当然。

这都没关系。

正如她说的,她有生来不可推拒的使命,玄桑也有,他的使命就是陪着她,为她处理任何棘手的事情。一年复又一年,他原本也觉得这就是人生中既定的轨迹,直到那次出门巡查渡口,见到了温流光。

他不是不知道外人对温流光的评价,阴晴不定,性格暴躁,杀心重到十米之内没人敢靠近,认识的不认识的无不纳闷,说天都这个继任者究竟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