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63 章 “亲你。”

第 63 章 “亲你。”

萝州傍晚下了一场小雨,这个时节的雨滋长万物,下得绵密,一阵后就停了,像给树叶和枝丫间催生出的嫩芽抹上了一点油,翠色欲流。

温禾安身上沾了点湿淋淋的雨气,她推开院门,走进里屋,看见了将两张椅子拼在一起,被打断了全身骨头一样没精神躺着的商淮和罗青山。

商淮最爱看四方镜的一个人,这两天看四方镜看得想吐,眼前似乎随时随地有字飘过,熬得想死。

罗青山这段时日也过得不舒心。作为九州而今风头最盛,无数人慕名求见的巫医,他被温禾安脸上的妖化,以及她身上压积多年,根本不合常理的毒弄得很懵,医师强烈的探知欲和陆屿然的命令同时压下来,他也发了狠,把丢在灵戒里旧得泛黄掉屑的古籍都翻出来了。

同时还让人传来了族内封存的医经,有关妖化的记载。

商淮不睡,他也不睡。

听到脚步声,商淮起先还有点麻木,觉得要么是幕一,要么是宿澄,随意一瞥后发现是温禾安,大感稀奇,随后睁大了眼睛,咬牙将四方镜丢到一边,悲愤地摇了摇罗青山的手臂,长舒一口气:“今晚可以歇一歇了。”

温禾安在底下坐了一会,听到这话,敛了下裙边,轻声问:“怎么会这么忙。人不在巫山,也要管巫山内发生的事吗?”

商淮郁闷地吐出一口气,揉了揉发酸的手腕,闻言冷笑,大有种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的模样,想让她看清楚陆屿然的毫无人性的真面目,往外大吐苦水:“我们天天忙,巫山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翻都翻不完,能睡还是不能睡,看的是帝嗣的心情。”

他看向温禾安,自认为说得极其诚实,绝没有添油加醋的成分:“自打那次,嗯,你们旧情复燃,我们帝嗣的心情,一下是春风和煦,一下是寒风凛冽,我和罗青山两个苦命人是两三天睡到艳阳高照,两三天熬得用竹枝戳眼皮。”

温禾安笑出了声,肩头因为笑意微颤,她觉得商淮的性格好玩,又觉得好奇,并不否认“旧情复燃”的说法,只是问:“为什么还寒风凛冽了。”

商淮真的很想无情戳穿陆屿然:天天看四方镜,尤其是天黑后,亮一下看一看,就是等不到人,等不到人就开始自己跟自己发脾气,他们跟着遭殃。

然而话都到嘴边了,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