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64 章 她倾身,含住了他...

第 64 章 她倾身,含住了他...

三月天,风传花信,雨濯春尘,窗外随风拂进一点潮热。

他们一个坐在书案后,一个站在桌侧,其实离得很近,温禾安看着陆屿然伸出的手,将手指贴在他的掌心中。

她体温偏热,他则常年冷得透骨,两种迥异的温度甫一交叠,便自然滋长出别样的轻微麻意。

她手才搭上去,便被陆屿然倏的扣紧,拽进自己胸膛里,前后退路霎时都被封死。

甘松香清冽,绵长,扑掠而来。

温禾安见他肩骨松懈下来,一副天生冷淡,却又满含侵略性的样子,他用指腹不轻不重地擦了下唇,一掀眼,唇色依旧极清,唯有呼吸里的灼热暴露了点东西:“要怎么亲。”

他仰了下颈,看似从容,但更像无声的催促:“来。”

他说话的时候,温禾安看他看得很是专注认真,视线中带着期盼和新奇的柔软,等他落下最后一个字,她指尖落在他滑动的喉结上。先碾,又抚,感受它静滞住,随后止不住滑动,像轻轻摁住了鸟类挣动的翅翼。

温禾安第一次从陆屿然脸上看见难耐的意动。

她倾身,含住了他的唇,满头青丝随着动作流动。

跟上次相比。

尤其温柔。

温柔到极致,软到极致,像熬出来的糖,也像一捧春水,一点滋味,就叫人心旌摇曳。

陆屿然从没陷入如此难以收场的处境过,她掌心是热的,唇和舌尖都带着燎人的温度,点哪,哪就起火。越纠缠,房间雪色气息就越浓,不过一刻,就已到暴雪弥天的程度。

温禾安侧了下身,双腮桃红,唇珠吮得水艳,跟他对视。

陆屿然没捱过两息。

他轻易将她捞起来,手上一提,一放,将她抵坐在书案上,气息完全透出来,凛冽,强势,压倒一切,他用清雪去拥簇她,眼仁乌黑深邃,看着她,问:“试一试?”

温禾安被勾得不自觉给回应,春夜,火烛烧得流淌,嫩芽和花枝的香沁进来,屋里一时春色欲流,难以收场。

她看着陆屿然,能清楚地看到他眼中的焰火和渴求,他话语中带着询问,好似还留有余地,实则,真到这种份上,骨子里天生的强硬渗出来,多少带点不容拒绝的意思。

温禾安很轻地喘了口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