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66 章 温禾安不可能看得...

第 66 章 温禾安不可能看得...

李逾的话落下后,巫久直接愣在了原地,而后深深提一口气,再看向他时,眼神几经变换。

李逾根本不想听巫久“温禾安”“温禾安”的念,他旁若无人几步翻过墙头,身法诡谲莫测,避开所有暗中的盯梢,去了九洞十窟在萝州城盘下的小酒楼。

九洞十窟现在内乱厉害,寒山门和万枯门是斗得最厉害的两支,李逾则是寒山门的少门主。

但他这个少门主在自己师尊那也很不受待见,因为他所有的精力都不在内斗上,经常一甩手,人就跑得没边了,不会为他们这支增加助力就不说了,有时候还得他们捏着鼻子去为他干的那些混账事擦屁股。

如果不是天资出众,实力实在拔尖,但凡有选择,这个少门主之位也不能落在他头上。

李逾径直上了二楼,屈指敲响了寒山门门主书房的门。

“进来。”

李逾推门进去,书房布置得中规中矩,大气素雅,身着灰衫的男子负手站在窗前,见来的是他,是心头一跳,胡子也跟着翘,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就这么来的?”

面具不戴,也不用术法遮一遮。

他是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多少人,上了几家的暗杀名单吗。

寒山门的门主成名已久,百年前千挑万选挑了个徒弟,结果挑了个最不听话的,满身荆棘骨,太有主见,倔起来你是讲烂了嘴都听不见去一个字,这么多年下来,也麻木地接受了。

他见李逾不以为意嗯了声,一副“他们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情,不由说了第二句话:“你别告诉我,你在萝州城惹事了。”

“哪能呢。”

李逾笑了下,但也只是一下,他面朝门主站着,站得很直,眉眼间的轻狂和懒淡之色收敛回去,半晌,正儿八经喊了声:“师尊。”

门主的心都被这一声喊得高高悬起来,下意识觉得不好。

没等他问,就听李逾道:“我准备对穆勒动手了。”

穆勒的名字一出来,门主的脸色就变了,他脸颊上的肉抽了抽,压低声音严肃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再清楚不过。”

李逾没有犹豫,他这个人做的荒唐事太多,身上那种无所顾忌的气质很重,今日是难得的严肃,看起来很是靠谱,就是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