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67 章 “我没有养外室的...

第 67 章 “我没有养外室的...

夜阑人静,满地流银。

李逾和巫久一前一后跨进书房,月流也在,她手里抱着剑,长发用根削得圆滑的竹枝利落一挽,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她实力不俗,我行我素,在温禾安手下办事,其余谁的面子也不给。

温禾安坐在书案前,正凝神翻阅商淮送过来关于禁术的记载。

就像商淮所说的,禁术分上禁术与下禁术,先前偷偷摸摸搞歪门邪道撞到李逾手里的几乎都是下禁术,它和邪术没有很明确的区分,至于上禁术,因为罔顾人性,残忍,出则引发动荡,都在三家里藏书阁里封存着,一百年下来都不一定能出来见次光。

他拿来的也不是原样,而是经过巫山族中同意后用某种手段投现出来,再由人一一誊抄下来的样本,略略一翻,只有几页纸,字迹倒是很细密,铺得平整圆正。

这里不是昔日从侍遍地的天都,没人随时招待,屋里倒是提前摆好了椅子,小几上摆着新鲜瓜果,李逾见状,自己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慢吞吞一掀眼,发现巫久还站着,眉眼弯弯地对温禾安展袖施礼,脸上那叫个春情荡漾。

跟只发骚的公狐狸似的。

李逾重重拽了下巫久的臂肘,皱眉,眼里嫌弃他丢人现眼的意味很是明显。

巫久吃痛,勉力微笑,从容地坐在了凳椅上,随后对眼神嗖嗖放刀子的李逾也回了个笑容,透着种耐人寻味的友好。

这搔首弄姿还爱做白日梦的蠢东西!

“说吧。”李逾看向温禾安,不太习惯地伸手摁了下面具,嗓音透出来的时候有点闷:“穆勒那边,你有什么想法。”

温禾安轻轻放下了手中的纸张,视线在他脸上扫了圈,顿了下,坦白:“你若问我想法,我自然是想一网打尽。”

李逾对温流光并不执着,倒是没有想象过这个画面,现在随着她的话想了想,眉毛微挑:“我一个外人都能想到,温流光闭关,就算不在天都,天都的人也绝对来了不少。你要在活捉穆勒后挑开天都长老的防御,再对温流光下手?”

他回去后越琢磨越不对劲,问:“你晋入圣者了?”

“没。”

李逾不由看看她,唇边弧度一提:“你是不是太小看穆勒了。活捉和对峙,可不是一回事。”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