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68 章 我不是,就对你这...

第 68 章 我不是,就对你这...

可以想见,温禾安数年前的无心之举都能引来别人持续到今日的惦念,她当真给了情绪,花了心思说的话,是每一个字音都含着点星笑意,好听得不行。

再看她的眼睛,褪去懵懂之色,乌黑剔透,分外诚挚。

陆屿然伸手拨了下她用彩绳织成小绺的发辫,唇倒是松了些,眉棱间雪意要散不散。

这么多年,他待在巫山,深居简出,不爱露面,身边尤为清净,可这世上有实力的人免不了被簇拥追捧,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另外几位的风月荒唐事,有些来者不拒的,私下有多糜烂,也知道,温禾安尤为受欢迎。

会有人喜欢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现在前因后果说清楚,对方不过是个一厢情愿的无名小卒,温禾安根本不记得这回事,按理说,他不该介意,至少不该介意到这种程度。

这就这样,以后他还过不过了。

然而转念一想,他和温禾安现在因为各种事情阴差阳错地卷在萝州,这只是暂时的,未来,他们会各有各的忙碌,注定聚少离多,也注定面临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而这个时候,对温禾安身边会有一个,或几个时时围绕着她转,怀有各种隐晦心思的男人这件事,他很难做到不受影响。

大概是因为吃过一次亏。

但能说什么。让她不与他们见面?让她改变自己的行事作风与性格?

陆屿然不会在正事上干涉温禾安,她不需要任何人教她做事,对这种行径,他不屑一顾。

所以好像,也只能自己压着这点情绪。

陆屿然看了温禾安一会,须臾,他垂眼,倾身,再次吻上她唇角,这次攻击性减弱许多,初雪与清茶浑然过渡。

她捏着他的袖子,又不自觉抓他的手腕,小动作挺多,眼瞳睁大,等半退不退的舌尖被吮住的时候,一下怔住,而后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如此诚实,又胆大到不知死活的反应。

陆屿然捉着她的手,简直觉得自己要被她勾缠得魔怔。

直到温禾安感觉到某种变化已经极为明显,她才含糊了声,又偏了下头,呼吸都落在他颈弯里。她的感觉确实也没错,陆屿然显然没有再中途戛然而止的打算,他稍离了点距离,眼里的侵略性强得不行,不容人退缩。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