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80 章 “……好甜。”

第 80 章 “……好甜。”

抛出一系列决策后,凌枝并没有在朝瑰殿多待,她在本家向来来去成谜,无人敢过问,此时踏出殿外,被四位执事围了过来。

姜绥现在还觉得有点懵,感觉这份意外之喜来得太突然,需要刻意压一压,才能把嘴角掀起的弧度压得不那么明显。

阴官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手底下掌控着溺海与渡口,是九州不可或缺,举足轻重的一部分。

玄桑与家主师从同门,不是资历不够,而是他本不该管事,他的职责是留在渊泽之地陪伴家主。凌枝放权给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份权太重,他有私心,控不住,坏事一次已经叫人很是不满,再来第二次,激愤四起。

但他们没想到凌枝能狠下心这么对玄桑。

诧异之后,又觉得很是舒心。凌枝还是那个凌枝,从来耐性也不多,真正该出手时,几乎从不手软。阴官家在她的掌控下,才能如铁桶般稳固。

接手西南渡口的苏韵之上前一步,问:“家主,渡口是不是要重筛一回?”

一连两次,这位大执事现在是半点不敢信玄桑,觉得他有时胆大包天,谁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渡口上也给天都开了什么方便之门,中心阵线要出了问题,那可真是要命了。

“不必。渡口我着人暗查过。”别的事凌枝放得开手,但有关中心阵线与渊泽之地,一直以来还是由她把控。

苏韵之松了口气。

三十五座渡口,真查起来,她这一年也不用干别的事了。

她问完问题,肃竹也上前一步,低声道:“家主,这些年族中一些才升上来的年轻阴官跟那位私交甚密,唯他马首是瞻,这些人该如何?”

其他几个也都看过来。

这何尝不是一种试探,试探玄桑还有没有可能回来。

凌枝俏脸含霜,自打看到秋水的第一眼,她便知道,师兄不吃软,对她释放的善意与纵容熟视无睹,所以注定会有撕破脸的时候,她倒是没什么,只是玄桑会要吃点苦头。

“查。不老实的都摘了。”她给出命令,声音冷冷淡淡:“所有跟师兄有过私下往来联系的都控住,我不希望他们再翻起任何水花。”

几位执事互相看看,眉头舒展开。

凌枝转而去了渊泽之地,有些事她还需要去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