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81 章 “陪我。”

第 81 章 “陪我。”

呢喃似的两个字。

陆屿然禁不住缓缓收了收掌心。

灯烛的光燃了大半,不算太亮,却足以叫他看清她脸上每一个神情。她在这方面有种很是纯稚的直白,给什么,就要什么,给出的反应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像餍足,又像一点独占欲很强的馋,尤为大胆。

陆屿然不过看了两眼,就将她拽过来。唇齿间不止糖的余甘,还有花枝浅淡的香,余调极绵,他眼睛里尽是不加掩饰的欲望,额心缓慢抵上她的额心,动作便顿住了。

养了好几天,她今天出去一回,状态又回到了从前。

静了一会,他抽身拉开距离,声线有些低:“就今晚?”

温禾安看着他,此时缓过来,乌色眼仁里慢慢流泻出笑意,有时候,她觉得陆屿然对她而言,本身就是一块糖,她一直很是喜欢,于是会有一种。将两人都还没做过的事都珍而重之包装成系上绸带的礼物,她每完成一件压在心里的事,偷偷拆开一个盒子,高兴就会扩成双倍。

最亲密的一件事,她还没想好时候,但又有点,情不自禁。

温禾安看了看他衣领下冷白肌肤,又看看他银冠墨发,清雪般的冷淡与深情难耐结合得如此恰到好处,叫人难以拒绝的模样,慢吞吞点了下头,弯弯眼睛,说:“好。”

陆屿然抓着她手的力气大了点,凝眉问:“身体可以?”

温禾安睫毛上下动了动,道:“应该可以。”

就是怕到时候灵力抑制不住暴动起来,会引起逆乱,但,她的自控力一向还不错,应该也不至于。

说罢,她轻轻挣了挣自己的手,预备转身,被他摁了下,问:“怎么了?”

她低眸,诚实地道:“……我把指甲剪一剪。”

陆屿然低头,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她手指修长,极白,指甲不长,泛着点粉色,只有一圈圆弧状的浅边,瞥到他不解的目光,她轻启唇:“怕抓到你,会流血。”

糖有多甜。

能有和温禾安在一起甜?

陆屿然深深吸了口气,气息灼热,他摁住她的手,纵有千万种想法,终究忌惮她一句“应该”。他最终俯身,唇角碰了碰她会说话的眼睛,不知道是跟她说,还是跟自己说,语气难得有点躁: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