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83 章 两道王族血脉。

第 83 章 两道王族血脉。

在温禾安眼中,陆屿然性情虽不至于像外界所传那般倨傲冷淡,目不染尘,但骨子里终究淌着清疏之色。前面几次都是中途忍下,兼之前半程细致温柔,好似连情、欲都能面不改色完美操控。

寂深夜色中,她意识到自己看错了,也想错了。

两道气息经过艰涩磨合融在一起后,再没有抵触,香气肆意横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由春日枝头花苞的淡香转变为盛夏熟透的甜果味,勾得人神魂颠倒。

时间由快到慢,慢到像是停止流动。

帷幔里,温禾安伸出一只手,下一刻被扼住手腕捉了回去,她全身哪哪都红,脸颊尤甚,像贪杯饮多了酒,眼神很绵。她定定地看了看陆屿然,没有拒绝,但忍不住舔了下干涩的唇,低声说:“别。别一起。”

要么神识。要么身体。

陆屿然动作没收,低头亲她时眉眼冰霜融尽,因她而起侬艳之色:“再一会。”

单看这张脸,单看这双眼睛,完全感受不到他不知餍足的急切。

温禾安伸手想挡一下,没挡住,下一刻不由低低“唔”了声,气音短促,她指尖潮热湿润,被陆屿然慢条斯理地扣着抓着,在停歇后又规律起来的晃动中遏制不住蜷住。

她长发如流,最终闭了下眼睛,在无止歇,不给人喘息之机的没顶潮浪中,身体里的攻击性和掠夺性被激发出来。满室花香翻脸不认人,抽出尖长的刺,绿叶和花瓣上都燎起噬人火焰,扑咬着反击向他。

陆屿然撩了下眼皮,桎梏未松,丢出自己的气息让它们混战。他承认,他食髓知味,几次一忍再忍,对她的掠夺欲不减反增,很难做到临时收手。

强大的力量翻涌,连空气都变得紊乱不休,帷幔掀动,珠帘碰撞。

等它们带着各自凶险的手段撞在一起,他的动作俨然微收。

从前就觉得这人毫无脾气,与人相处,要么轻声细语,要么直接动手,和花枝一样,都有种柔软的韧性,气息有时候倒是会横冲直撞,但也不动真格。

此时此刻。

花枝攻势凛厉,倏然冲进寒雪中,气势之盛,要将无边际的雪色悉数融化。他以为她难以适应,要中途将他推开,然而事实上,她没有任何抽身避让之势,春色深深扎根在荒寂雪原之中,开得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