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86 章 温禾安的父亲。

第 86 章 温禾安的父亲。

商淮尽职尽责地将凌枝送回了渡口。

说是渡口,到了才发现是属于阴官本家的一处私宅,宅院里还住着不止一个人。自打上次归墟溺海妖气爆发后,萝州城轮守的阴官多达十余人,性格孤僻些的每日住在酒楼或自己的私宅里,但也有四五人嫌麻烦,干脆就住在一起。

回自家地盘,凌枝懒得特意隐匿气息,而阴官对家主的感知极为敏锐,于是她前脚才踏进去,整座院落霎时兵荒马乱。原本已经熟睡的几位阴官几乎是翻身弹了起来,匆匆着衣,趿鞋下地,推开房门前去见礼。

熄灭的灯盏渐次亮了起来,照得院中一草一木纤毫毕现,也照得商淮头皮发麻。

他故作镇定,将手中装着醒酒药的瓷瓶往凌枝身前递,凌枝靠在门边,无辜地回望他,跟他玩对视游戏似的。她眼黑与眼白颜色尤为鲜亮分明,睫毛不算很长,但稠密分明,瞥过来时给人种无关己身的冷漠,而每当这时候,那张天真纯善的脸又会拉回一切臆断。

她无所畏惧,百无禁忌,商淮却只看了三四眼就莫名心虚,挪开了视线,见她不接,低着声音问:“你不会真醉了吧?”

凌枝否认:“才没有。”

一般这么说的,基本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凌枝才不管商淮心里什么想法,转身踏进院子里,走了几步后回头见商淮仍站在原地,多纠结似的,不由得停了停,扬扬下巴脆生问:“站门口做什么,还不进来?”

商淮只好跟着走了进来。

四五位阴官在院子里忙活起来,收拾出新房间。归墟这段溺海分支是大问题,留在这里的都是小有名声的阴官,都见过凌枝,所以不至于那样局促无措。

当然,也有两三个跟商淮打过照面。

虽然一些原因在现在看来十分尴尬,他不愿再提及,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商淮确实因此对阴官抱有格外的通融与尊敬。

院子里建了座三角凉亭,一张木桌,三面横椅,里头还不伦不类放着张竹躺椅,桌椅上摆着各自的小薄毯,褥子,此刻都被飞快收了进去。阴官常年在溺海上下穿行,阴冷的地方待久了,就格外嗜好阳光,院子本就向阳,在最能晒到日光的地方搭了个秋千,春日藤蔓缠绕上去,脚下是茵茵草丛。

凌枝看上了那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