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89 章 你悄悄做了什么了...

第 89 章 你悄悄做了什么了...

秘境之门开在萝州城郊以南,两人出来时天色将晚不晚,天尽头的余霞尚卷成窄窄一线,薄烟似的布散开。

凌枝心情不错,她在传承中得了不少珍稀的宝物,正合她心意,此时指尖上缠绕着一面指头宽的缎彩,丝滑透亮,如藤蔓般缠绕匍匐,游动时怀有异香,她跟温禾安说起李逾:“他前段时间破天荒联系我,要预定几十位阴官,我还以为他是终于有闲心要搭理九洞十窟了。”

“方才聊了两句,好像不是。”

温禾安就这她递过来的手,摸了摸那截缎彩,说:“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除了禁术,她和李逾在别的事上几乎没有交流。

凌枝一直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环境,怎样的人带大了这对性格迥异,但都叫人捉摸不透的兄妹。温禾安运筹帷幄,算无遗策是自身聪明,然而李逾可谓是……八方追杀,家家榜上有名,他放着自家的烂摊子不收拾,还到处搅风搅雨,要么是一意找死,要么是已经有了高于常人的觉悟,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她不喜欢跟疯子打交道,因为往往会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损失。

温禾安将她鲜明活跃的神情扫于眼底,不由翘了翘唇角,低声分析:“他向来独来独往,独身犯险,若不是想收复九洞十窟,便是有意在溺海上设计伏杀强敌,你先别答应他,也别拒绝。晾着就行。”

她大概知道李逾在想什么。那日瞿家给出消息,三家都曾参与琅州施粥之事,若是最终穆勒那边审出了真正的主使,王庭江云升……也是个难缠的东西。

凌枝揉了揉鼻子:“成。我就知道没好事。”

说罢,她眼睛转了转,看了看温禾安,低声道:“你这次出来和从前不太一样,修为是不是又增了?我看你现在隐约能压制住温流光和江无双了。”

“刚刚试了试。”温禾安回望着她,弯弯眼睛,轻声回:“好像是比他们要强一点了。”

同样是九境巅峰,这几人间终是在明面上拉开了一线距离。

虽然察觉不大。

凌枝松了一口气,眼梢往上提:“那我总算是不用担心你的生命安危了……”

话没说完呢,她倏的停下脚步,朝着前头一座矮山山脚桃树下望去,温禾安也透过昏沉暮色见到了那道身影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