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90 章 “我是你的。”

第 90 章 “我是你的。”

庭院中灯盏光亮氤氲,照在令牌上,撒出几道朦胧的光晕,显得分外神秘。

凌枝说话向来是这样,直言不讳,懒得拐弯抹角,温禾安习惯了,让她感到诧异的是这句话本身的含义。她沉思了一会,将令牌拿回来,用指腹摩挲边角。

令牌是最后一刻突然掉落的,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看。

它只有掌心大,肉眼看有玉的温润冰透,真正握在手里才知材质更像金属,棱角坚硬,冰凉,图腾纹理冥冥中勾勒出难以形容的玄妙力量。

饭桌上一时没有别的声音,凌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她怕还不够清楚,抬手随意指了指陆屿然,昂昂下巴:“呐,他也有。”

这两人是最有资格获得十二神令的。

没有才不正常。

温禾安不是天生被选中的人,她少年困苦,遭遇实在不顺,年轻轻轻便学会了所有能学会的夹缝中求生的本事。她很小便会看人脸色,故作乖觉,拙劣又自以为是的用手段操控局势,时至今日,这个习惯仍然保留着。

为天都做事时,她手中没少染血,那些人并非全然罪大恶极。

因而此时此刻,她与商淮和罗青山一同愣怔,直到夜风拂动衣角,才侧了下头,意识到很可能指的是自己的第八感。

凌枝一看她脸上罕见的空白神情,没等她说话,也懂了:“哦。我忘了,你只记得自己做过的不那么尽善尽美的事。”

她对自己要求太严了,别人都是揪着自己的闪闪发亮的优点欣赏,她却总回首看自己不太完美的地方,人不是玉,哪有无暇的。

温禾安低头看看掌心,唇角几次提起,又压落,最后缓声问:“十二神令,有什么用途吗?”

“据我推测,可能跟帝位归属有关。”

凌枝看了看陆屿然,他跟谁都离得远,只跟温禾安靠得近,唇角弧度一点没变,看样子是没意见,她于是将自己那块和温禾安手里的那块欢欢喜喜一碰,碰出错落的响声,示意她来看上面衔接的花纹:“从边角拼接的图案看,令牌一共有八块。我两块,你一块,陆屿然手里有三块了,但你我都进了秘境,他还没,估计秘境中还会再获得一块。这样算算,七块都定了,只有一块还在外面。”

她指尖碰了碰桌沿,碰得身边坐着的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