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94 章 “他们两个在一起...

第 94 章 “他们两个在一起...

“我刚和徐远思聊了会傀线的事。”温禾安陈述事实:“我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她看着那堆还在微微拂动的银丝,给出解决方法:“我让他拿回去。”

温禾安给徐远思发了条消息,给了个位置,让他立马过来。

凌枝看热闹不嫌事大,在知道这可能是个误会后更是跃跃欲试要刺刺陆屿然,商淮生怕她又蹦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让巫山和阴官家的合作在今夜宣告分崩离析,在她开口前截断她:“今夜城北有散修们摆的散食,带你去吃,去不去。”

“散食有什么好吃的。”凌枝不为所动,口吻轻蔑:“我才不去。”

温禾安无奈地唤了凌枝一声,才要说什么,就见幕一和罗青山上来了。幕一是来找陆屿然的,见到这局面,愣了下,陆屿然推门走过来,轻轻道:“说。”

在这个时候找来的,只会和九州风云会有关。

幕一拱手,果真从掌心中抽出一道卷轴:“公子,这次云封之滨的布防图出来了,方才王庭公布了这次九州风云会的具体安排。”

凌枝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几人原本就在书房门口,她脚才踏出来没多久,现在这个意思就是又要进去被迫分析王庭那群活得越久越损人利己的蠢东西的意图。

陆屿然倒是没什么表情,压着头疼抽走了幕一手中的小卷,展开扫了眼,又看了看像发丝一样挂在扶栏上的傀线,道:“进来说。”

商淮习惯了这样熬死熬活夜以继日的生活,摇摇头跟着走进去,罗青山,幕一随后,凌枝百般不情愿,要换从前早就昂着下巴走人了,如今没法不管,只好拧拧眉也一头扎了进去。

温禾安坐在陆屿然身边,能闻到他身上很重的幽香湿意,他坐下后,将小卷上的字与图看完递过来,她一看,低声说:“王庭以人多为由,扩修主城,并且由于家主大寿将大摆宴席,所以这次和以往不同,他们已经修建起了灵山高阁,届时所有收到请帖的世家散修都会被安排住进去。”

说完,她也将徐远思所说三十二根傀线和傀线的作用告知在场几位。

“他们这么做,是想将我们圈在同一块地方,任他们挑选宰割?”

凌枝撇唇笑了下,目光冷冷的:“真正要动手脚,都不用在城中各处同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