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97 章 但她心疼,舍不得...

第 97 章 但她心疼,舍不得...

弯月如钩,结界中散有萤尘和火光,蕴镜碎裂后掉到地面上,琉璃般的光泽被鲜血洇透,温禾安将结界收了,朝陆屿然走去。

他掐着最后几句话到的,踩着晃动烛影踩进来时悄无声息,衣袍纯白,发带绸黑,才到时姿态绷得有些肃直,现在松懈下来,因为来得急,身上还携着未散的夏夜青竹和露珠香气。

“两位八境,他自己没现身。”温禾安抬睫看他,从垂地的袍尾到松垮的衣领,意识到某件事,问:“你看到消息就过来了?”

陆屿然朝她伸出手,并不否认:“嗯。”

温禾安顿了下,没怎么想就将自己的手交到他掌心中,次数多了,她能察觉出他某种自相矛盾的隐忧,想了想,低声说:“你处理手边的事重要,不用着急过来,我会等你的。”

“除非圣者出手,别人伤不到我。”

她又说:“除非你来,我不会跟其他人走。”

陆屿然被这种氛围和字眼润得愉悦地摩挲了下腕骨,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应了声,说:“后面会好点。”

想到方才听到的话,他撩撩眼皮,不经然问起:“故人是谁?”

温禾安沉默了会,半晌,吐出两个字:“李逾。”

李逾。

九洞十窟的少门主,陆屿然对他有印象,不太好的印象,也知道最近温禾安在跟此人接触,但:“你与他很熟?”

只有关系相当不错,才会因为相似这个原因而去救一个棘手的存在。

“我前段时间想和你说这件事。”温禾安缓慢低息一声,觉得有些头疼,含糊着说:“当时我问过商淮,知道李逾还在巫山的追杀榜上……那天不知道怎么开口。”

温禾安抬睫,看向他:“他是我阿兄。”

“……?”

陆屿然极为罕见地怔住,眼睛眯起来,将这两个字眼重复了遍。

“对。当年祖母将我带回家时,家里已经有一个了,他与我一样,被祖母收养。我们一起长大。”温禾安声音有些闷,大致和他讲了讲情况:“……李逾脾气特别臭,认定的事谁也拉不回来,我们经常吵架,一吵架关系就很恶劣,他打不过我,也说不过我,经常自己气到自己,一气就不理人,我也懒得理他。”

她抓着他的袖子避开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