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101 章 “他需要我,我必...

第 101 章 “他需要我,我必...

云封之滨一日比一日热闹,但许多人物只在刚开始时露了个面,之后便没再出现。前面开场都是热身赛,可看可不看,真正有意思的比赛在十日之后,对一些人来说,那才是风云会真正的开端。

这几天里,发生了许多事情。

听说温流光处理完身边人后和王庭关系十分紧张,原本该他们三个一起制定后面排位赛的赛制规则,然而温流光和江无双现在见面能直接左拐出门去生死场斗法,陆屿然根本人都不见一个,此事也就作罢了。

还是按往年规矩来,暂时不做别的安排。

陆屿然的离开,短时间内没人发现。

六月七日,陆屿然进了帝主传承,进去前给温禾安发了条消息。

六月九日,温禾安觉得温家圣者是时候要到了。

天黑下来后,凌枝和她一起在书房中摆弄新剪下来的花和藤蔓。一段段沁过了水,捏在手里满手湿濡,凌枝喜欢看,但对动手侍弄提不起耐心,她皱眉跟温禾安确认:“两道空间术真要这样用吗?你不然重新安排安排,给自己留一道。”

她双手在袖中插起,说:“你别真将自己玩进去了。”

越是大事当头,温禾安越能静得下心,闻言摇摇头,说:“就这样用,想不到能两全其美的办法。”

想在王庭主城将他们看得和眼珠子一样的储备“禁术”偷出来,难度本就高得超乎想象,能有这样的机会,已经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

想毫发无损就得偿所愿,没可能。

“我在想。”她将最后一根藤蔓绕手弯折,折出弧度,环绕着白净瓷瓶,又擦干净手,直起身看窗外:“他们会用怎样的理由引我出去。”

第二天,温禾安得到了回答。

亥时初,月流倏的进书房,对温禾安道:“女郎,巫山来人了。”

温禾安和凌枝对视一眼,后者满脸“他们真是无药可救了”的神情。

她初听觉得好笑,细想又觉在情理之中,两人默契地往外走,穿过正厅,来到院门前,凌枝突然抓了下温禾安的手,又慢吞吞地放了,苹果脸上不难看出纠结,朝她分外直白地确认:“你不会死,是吧?”

她要求也不高,不死就成。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只要还剩口气,就算在床上躺个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