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104 章 他说:“我也太幸...

第 104 章 他说:“我也太幸...

凌枝嫌传承汲取了秘境中所有灵气,导致百里内花草凋敝,视线中唯有无止境的黄沙,耳边整日都是鬼哭狼嚎的呜呜咽咽,就用匿气建了个小竹林,竹林里放着几把藤椅,充当休憩和养伤之地。

但由于是匿气构成,竹子是黑的,躺椅也是黑的,唯有椅子上挂着的披巾是鲜嫩温馨的鹅黄色。

温禾安带李逾进林子深处,叶影婆娑,风声飒飒,李逾注意到她萎靡不振的气息,疲惫地扯了下唇,哑声问:“身体怎么了。又跟谁打架了。”

“三家之争,见怪不怪。”

她说:“打完了,养几天就恢复了。”

说话时,温禾安的视线在李逾身上停留了一瞬。他一向注重外表,爱干净,此时风尘仆仆的疲态却极明显,眼睛里夹杂着交错的血丝,眼皮微肿,衣襟上还沾着几点溅上去的鲜血,已经干透变了颜色,而他甚至没抽空换身衣裳。

李逾这次没去风云会,他留在萝州审问穆勒。

能让他如此慌乱,一刻也等不了,气势汹汹剑指巫山的,也唯有那件事。

“说说。”温禾安神色极静,脊背与颈子同样绷得像根一触即发的弦,或许等这份尘埃落定很久了,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悸动:“天悬家主向我们交出什么答案了。”

“巫崖。”

手指用力抵了抵额心,抵御因长时间未曾闭眼而造成的刺痛,李逾长话短说,介绍了大致情况:“天悬家主用第八感问出了百年前琅州发生的事,当年不知是那边放出的消息,说发现了帝主本源的线索,于是穆勒,巫崖,江云升三人齐聚琅州。他们在琅州待了段时间,引得各方势力云集,城中暗流涌动,就是在那段时间里,穆勒听说了一道禁术,若是使用得当,或可突破至圣者。”

温禾安说:“王庭引导的。”

为了彻底搅乱浑水,他们会拖所有人下场给自家做掩护。

李逾颔首:“是,这也是穆勒一直不肯坦白的原因。禁术放在明面上来说,仍然被各大家排斥不齿,严令禁止,此事一出,他怕温家圣者更不来救他。”

他接着说:“穆勒警惕心很强,做过之后发现禁术并没有想象中的效果,心中起疑,怀疑中计。后面一段时间开始查江云升和巫崖,发现这两位也听信了偏方,在琅州施粥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