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105 章 陆屿然发现她不是...

第 105 章 陆屿然发现她不是...

巫山队伍在萝州酒楼里歇下休整了。

三长老在巫山地位很高,滥用禁术草菅人命的消息乍一传出,族中小闹了一会,没多少人敢正面置喙陆屿然的决定,但商淮这边就热闹了,四方镜上闪的光没停过。

老头就爱和老头交朋友,和巫崖交好的一个个平时都在族中颐养天年,当甩手掌柜专心教子孙后辈,有的醉心收徒弟,现在一窝蜂出现,拍着胸膛恨不得对天发誓巫崖绝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说他对巫山忠心耿耿,且才为陆屿然护法出来,就遭这等污蔑,恐寒老将之心。

对这些人,商淮只能打太极,语气不能太重,敲下一段字:【公子不会污蔑自家人,诸位静待结果即可。】

【至于护法,分内之事,责无旁贷。】

巫崖是陆屿然亲自审的,审的时候,温禾安也在边上看着。这是她对祖母,对自己,对李逾的交代,她不可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不管审问结果如何,巫山最终如何决定,她都要带走他。

事情很快有了结果。

在这过程中,陆屿然的脸色越来越冷,幕一站在边上,噤若寒蝉。

一个在百年前就眼也不眨尝试禁术的人,破了戒,怎可能就尝试一次。随着岁月流逝,那种眼睁睁看着自己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感觉能把人逼得面无全非。

天下权势高位唾手可得,时间久了,对生命何曾还有半点敬畏。

死在他手中的无辜凡人不少,他们人微言轻,生前一张嘴,死后一捧灰,生与死都泛不起丁点涟漪,除此外,他还对修士,甚至同族痛下杀手,方法越来越邪门,被他盯上的人死状也越来越扭曲凄惨。

证据确凿。

巫崖嘶声从喉咙里挤出哑笑,昏黄眼中一片死气,没辩解,也没为自己求情,实际上,就算没有这茬事情败露,他也没多久可活,只是没想到自己体面一世,死时会如此不体面。

温禾安拿走了他。

铁证往族中一摆,商淮的四方镜彻底清净了,天悬家家主也平安回去了,但这不妨碍他想跟李逾放狠话,然而字敲到一半,镜子被人抽走撂到一边,陆屿然抽了把凳子在边上坐下。

“这次老头用第八感帮他审穆勒,审到自己人身上,自然不想如实说,谁知脸色才有异样,就被李逾察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