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107 章 她将其视为珍宝。

第 107 章 她将其视为珍宝。

这次争执好似就此平息。

接下来两天,陆屿然陪着温禾安闭门不出,只有遇到紧急情况时会去一趟巫山酒楼,处理完事情一刻都不多停留,立刻回她这边。除此之外,在四方镜上的联系较从前更为密切。

事情已经过去,两天里谁都没提这件事,但陆屿然十分在意,看她看得很紧。

为此,温禾安在清理周边眼线上花了点功夫。

院里很空旷,她手下的人七七八八都去了琅州,只剩月流留了下来,在专心处理那一件事,有几天没有露面了。

将一切安排得差不多后,她待在家中无所事事,最常做的事是侍花弄草,太阳好的时候就顶着荷叶在躺椅上晒晒,对外界发生的各种奇闻异事,紧张氛围都不太上心,真有种战后慢慢悠悠的松弛明快。

夜里伏案听雨,点一支烛火,她和陆屿然在同一间屋里,被一扇半透明的丝质屏风隔开。他在那边处理攸关九州格局的紧急事,她则自在悠闲,脚边放着个木桶,桶里灌着青色灵液,处理干净的花枝斜斜放着,案面上放着信纸与细细的彩绳。

她心灵手巧,能将彩绳和花瓣结合起来,扎成不同的样子,而经过练习,陶土泥胚也开始有模有样,排排站在桌角,妙趣横生。

三封信,因为能写的时间不多,进展不太顺利。

作为好友,妹妹,她不希望凌枝与李逾在出事后从别人嘴里得知真相,自责遗憾,于是将妖化的始末详尽写下来。透过香炉和一扇窗,她恍如在与凌枝圆圆的眼对视,提笔认真致歉:……事急从权,恐牵连吾友,未能当面告知,隐瞒诸多,望请原谅。

断断续续将信写完,她将信笺放进外封中,用彩绳绕线槽三圈,细心摆弄,摆出一条很有辨识度的蝎尾辫。

她将这封信郑重地放进灵戒中。

至于桌面上这些花……温禾安抬眼,扭头看屏风后的挺拔身影。他手肘搭在椅边,袖摆撩起一点,露出手骨的轮廓,偶尔接通传讯,半个时辰只说几句话,声音极低。

同处一室,他们还和以前一样,谁也不管对方的事,可除此外,陆屿然的视线几乎没有离开她。

想给他留的话有许多,可删删改改,总是另起一页。

巫山帝嗣生来就拥有许多东西,真正想追逐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