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18 章 “阿兄——”

第 18 章 “阿兄——”

洗漱完后,温禾安擦着透湿的长发回到自己房间,她住在商淮与罗青山旁边,与陆屿然的房间斜对着,偶然可以透过窗棂,看到那边房里一道朦胧的挺拔身影。

温禾安思忖了会,将窗子掩上,外面雨下得极大,噼里啪啦不间断地传入耳朵里,她顺手摸走铜镜,将四方镜一道丢到柔软的被褥里,自己跟着掀开被角,在背后垫了个软枕半靠着。

她先还是放松的姿势,甫一捞过铜镜,小心揭开脸上的面具,看着那道已经褪去灼红,可裂隙却依旧清晰的枝丫状裂痕,脸色便不由自主的变得凝重了。

都说久病成医,这么多年来,温禾安请过无数名医,只是都不敢如实相告,每次对外说辞是好几种毒轮番发作,解过一次又复发别的毒,至于脸上的裂痕,只能在沟通时旁敲侧击问一问,均无所获。

与此同时,她自己闲暇无事时便抽空看各种医书,多晦涩难懂的都能啃得下,所以在医术这块,不至于一无所知。

但这裂痕实在太,太骇人听闻了。

按理说,人的肌肤若是皲裂,自然会露出皮下的血肉,一片模糊溃烂,温禾安的脸却全无这种迹象,就算是盯着铜镜细细地看,也看不到裂隙下的血肉组织,那种感觉就好像那块肌肤根本不是人所有的,而是一块瓷片,被人拿东西敲碎了而已。

这九州大地上是没有妖的。

古往今来,这片广袤土地上人族称尊,山里海里各种灵兽横行,它们也能动用灵力,有些平和,有些残暴,全凭本能做事,到底没有人族的智慧。人族与灵兽有过厮杀,也有过和平,总的来说,他们互相尊重,秋水不犯,泾渭分明。

人有时候气极了,会骂前来村庄捣乱偷家禽果腹的灵兽为“妖”,这是当不得真的戏言。

真正的妖,出现在千年前。

那起先只是具骸骨,深埋地底不知多少年,醒来时去就近的城镇觅食,杀害了不少人,最后引得一名八境强者出面,一路追杀,它最终遁入一片连绵山脉中没了踪迹。那个时候,它还很弱小,给自己的骷髅架上披了条长布,乍一看,旁人都以为这是个修习旁门左道,导致神志不清的邪修,这件事还一度让名门正派言辞激烈的作为警醒故事敲打门下弟子。

谁都想不到后面会发生那样滔天的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