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19 章 “温禾安,你看什...

第 19 章 “温禾安,你看什...

半个时辰后,杜五娘和村里小孩争长短和烧了灶台的事在整个村里传开来,来的第一日便一战成名,成为所有收药材的商队里最出名的一个。

温禾安亦步亦趋地跟在陆屿然身后,偶尔从他肩膀后探出半张脸,他正送走邻家的花婶。

花婶身段丰腴,嗓音洪亮,她拎着自家的扫把往篱笆外走,边絮絮说:“……小娘子在家既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便不要尝试这等危险事,做兄长的也得尽看护之责。我们村四面都是山,冬末山上都是枯柴,这火一起,烧便烧一片,我们村不是第一回出这种事了,上次那郑家,如果不是有松灵护着,那一屋子人都要烧没了!”

温禾安神色微动。

她没忘记,方才那群小孩,也是因为松灵吵起来的。

陆屿然人生头一遭当这样的指责,他顿了顿,受住了:“是,多谢婶子帮忙。五娘是这样的性子,我日后会好生管束,不叫她再碰这些东西了。”

花婶这才伸长脖子回了自己家。

院门一关,温禾安鼓起的两腮收回去,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编成小绺垂在耳边的五彩发辫,感受四面八方熟人投来的难以形容的视线,第一反应是要回屋去洗个澡,收拾收拾一身,转念一想还有正事要说,还是在院里搬了把竹椅坐下了。

她将今早上的情况捡了点说了,又起身打了盆水,将手帕洗干净了擦手和脸,问他们今天出去有什么收获。

话语条理清晰,除了眼睛里还嵌着丝窘迫,其余已经看不出任何异常。

陆屿然低头瞥了眼自己的手,明显能感觉到皮肉下蛊虫蛰伏的弧度,只是有些猝不及防的瞬间,他仍会被回忆和某缕难以言喻的情绪牵着鼻子走。

这对他来说,显然不是件可以欣然接受的好事。

陆屿然不露声色强势压下所有思绪,皱眉道:“山里村民人口固定,除了每年固定时段来收药材和皮毛的商队,常年不与外界互通,不接收任何外来流民,哪怕是孩子。深山里有个宗门,宗门的消息村民从不对外说,每年来往的商队都瞒住,他们极其敬畏信任那个宗门。”

宗门?

温禾安抬眼,也跟着皱眉,觉出不对:“既是宗门,为何如此神秘?他们排斥外人,是不是跟这个宗门有关?”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