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20 章 【回来吃饭。】

第 20 章 【回来吃饭。】

珍宝阁三楼之上的雅间全由隔音的晶砖铺就,内嵌灵珠,香球,四面设有立柜,立柜上摆着形状各异的白瓷,技艺精湛,巧夺天工,最中间一尊菩萨手中垂落的披帛如水如绸,处处细节皆给人宁静平和之感。

雅间视线开阔,推门进去便是一面窗,窗下摆着张黄梨木案桌,案桌上铺着崭新的,未曾动用过的笔墨纸砚。除此之外,偌大的桌面空无一物。

显然,自打这家珍宝阁开设以来,这间雅间不曾动用过。

屋内没有布置珠帘与屏风,因此温禾安一踏进来,便在桌前看到了故人。

听到动静,俯首案桌的人抬起头,看向温禾安。

这是个长相温柔似水的女子,挽了个半定半散的发髻,云鬓雾鬓,一身连珠团花月白锦纹的裙衫,外罩层轻纱,眼波流转,秋水盈盈,顾盼生辉。

隔着一层幕篱与陌生的蝉兽皮囊,她仍在细细地看温禾安,尤其是她描得与先前截然不同的眼睛,半晌,在她眼中捕捉到一线熟悉情绪,凝声道:“果真是你。”

她起身,抬手示意案桌对面摆上的八仙凳,道:“二少主,请坐下谈。”

女郎们适时进来烹茶伺候,复又欠身出门,将门合得严严实实。

温禾安不置可否,她朝林十鸢颔首,拉开凳椅从容自若坐下,双手交叠置于膝上,未看滚热的茶水一眼,话音很淡,仍是从前那般姿态,好像专程赶来叙旧:“你以为会是谁?”

林十鸢闻言莞尔,温声道:“转念一想后就不觉得是别人了。那个符文,我只给二少主一人看过。”

“只是有些难以置信。”

她唇角微掀,话音一转,仍叫人如沐春风:“天都与王庭同时发出通缉令,二少主这个风口出面,风险不小。”

“形势所迫。”

温禾安掀开自己的幕篱,露出一张叫林十鸢全然陌生的假面,她不关注别人如何看自己,只是她谈判时,向来习惯于观察他们的细微表情变化。

她伸手触了触茶盏试探温度,眼睫微颤,轻叹一声,好像知道林十鸢要说什么一样,分析:“现在将我抓了送给温流光或江召,对你而言,没有太大的好处。”

林十鸢脸上笑意不散,也不应这话,反而忆起往昔:“这二十年间,我三次郑重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