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21 章 “我还是再等等吧...

第 21 章 “我还是再等等吧...

陆屿然放下四方镜,叩了叩隔壁的门,将在榻上滩成软泥在四方镜里到处找人聊天的商淮拎起来去做饭,商淮不服,斜着眼瞥他:“你怎么不去?”

厨艺那么好,几年都不露一手,老藏着掖着使唤别人。

陆屿然避而不答,伸手指了指隔壁,冷淡抛出条件:“我让罗青山陪你聊天。”

这招跟点了商淮死穴一样,他先矜持了会,方慢悠悠爬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袖,开腔:“我不想听他说什么药材,什么毒,你让他说点正常人能听懂的东西。”

陆屿然没理他,不知道听见没有。

两人走出房门,正巧罗青山正捧着一个竹筐从房里出来,竹筐里铺着晾得半干的草药,他见到陆屿然急忙想行礼,还没往下拜呢,就被喊停了:“起来。”

商淮过来和他勾肩搭背,用了点力,将他勒得踉跄一下,急忙将竹筛里的药草护住了,他低声跟商淮嘀咕:“别这样毛手毛脚,这是明早要用来解毒的草药,就这么一份,碎了又得重新配制——”

“行了,你快放回去吧。”

商淮拍了拍他的肩膀,心情很是愉悦:“我跟你家公子打了个商量,从现在到天黑下来,这段时间你归我了。”

罗青山看向陆屿然,见他家公子摆摆手,示意他跟着去,心里一默,旋即认命地朝商淮打了个自己等会就下来的手势,抱着一筐草药回自己房间了。

陆屿然没管他们,他起身去了书房,招来了画仙。

余念才从外面回来,一侧耳坠闪着钻光,随着动作轻微晃动,因为褪下了画仙一贯纯白的衣衫,仙气也跟着少了几分,此时无声垂首,对着陆屿然行礼。

陆屿然问:“查出什么了?”

中午那顿萝卜炖鸭让温禾安吐出了一番无人知道的秘辛,出乎了陆屿然的意料。

当年,巫山给自家帝嗣定下道侣的流程走得琐碎而细致,可以说那段时间,温禾安这个人都被从里到外翻了个底朝天,但干净就是干净,父母虽在同一场战役中离世,没能陪伴她多久,可她仍是正儿八经的天都嫡系根苗,颇受重视,实力莫测。

天都遮掩得好,这事连温流光都不知道,再者,谁也不会去查百年前的事,去查个沉默寡言的孩子。

“公子,臣将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