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果文学网> 历史军事>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 第 22 章 “江召也来了。”

第 22 章 “江召也来了。”

翌日天不亮,温禾安起来晨跑,耷拉着眼皮靠在院门口的木门边等了会儿,不多时,罗青山火急火燎地扶着头顶玉冠下来,见到温禾安颇为不好意思:“我今日起晚了,才看到四方镜的消息,让二少主久等了。”

温禾安摇摇头,掩唇打了个哈欠,声音细又含糊:“没等多久,我也还困着。”

他们从门口出发,走的还是昨天那条曲折蜿蜒的山路,好在这边平时走的人不少,硬生生辟开一条道,直抵半山腰,路上没有什么叫人猝不及防的捕兽夹。

昨天他们晨跑时还各想各的,都不怎么说话,自打吃了两顿饭,又或者说温禾安主动对他们透露连温流光都不知道的秘密后,这个队伍的关系就在无形之中变化了一点,至少彼此都不那样藏着掖着,不敢深交了。

温禾安和罗青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交流。

谈的俨然都是商淮口中狗都不想听的医师范畴的内容。

“……雪盏性寒,发作起来用冰晶压制,岂不加重症状?为何能解毒?”温禾安是个好问的学生,这些年,为了解决脸上的碎裂痕迹,她结结实实啃了不少医书,谈论起医师之道来条条有理,一听就知她不是专门找话说的门外汉。

罗青山这么多年都在陆屿然手下做事,外族都因为知道他的存在而停止下毒伎俩,实际上,在毒这方面,有没有他都一样,更多时候,他只负责为陆屿然处理棘手的伤势。

而在陆屿然身边,他的同僚们,要么沉默寡言,要么就跟商淮似的喋喋不休,但无一例外,谁都听不懂他的毒与蛊。

因此罗青山为温禾安解释时极尽耐心:“雪盏由至寒之物研制而成,毒性深入肺腑,常理来说,该用火晶渗入,以万物生生相克的道理来治,可冰火两重极致,若用火晶,肺腑承受不住。只得铤而走险,将一种毒性推到极致,方能用极阳辅材逼出。”

他又道:“所以中了雪盏的人里,有七成都熬不过极致之寒,毒还未排出便生生由里而外冻死了。这些年,我一直在调配新的解毒之法,已有些眉目,只是还未能顾得周全,还需要些日子。”

温禾安弯弯眉眼,点头:“原来是这样。”

她真是心意地感慨:“不愧是名动九州的巫医,公子医术超然,叫人敬佩。”

章节目录 下一页